连载:岳王(22)
第七章 奇耻雄心(7、8、9)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7119
7

开封城外,金军放火烧寨。火光之下,到处是遗弃的宝货、绸缎、米麦、羊豕及秘阁图书。许多病废的男女老少,在灰烬与弃物之中挣扎哭泣。

开封往北的路上,粘罕、高庆裔等人率西路军的部分兵力,押解宋钦宗及何樐、陈过庭、孙傅、张叔夜、司马朴等人,缓缓而进。沿徒所至,惟见颓垣断壁,尸骨累累,渺无人烟。

一人飞马来去,反复叫喊:“国相宣令,就地扎营!”全队人马渐次停下。

宋钦宗等人被押入一个大毳帐中,全被麻绳手连手、脚连脚捆成一长串。宋钦宗疼痛难忍,挣扎几番,禁不住一泡尿溢出,浸透衣裤。

会宁府,阿骨打陵前,金人站立左右,宋俘俱跪于阶前。高庆裔大声宣告:“献俘礼开始,宋俘行牵羊礼!”

一队金兵拥出,将宋徽宗、宋钦宗及其后妃、宗室、诸王、附马、公主的外衣及上衣脱去,袒露上身。另一队金兵则现宰活羊,将血淋淋的羊皮披在众俘身上。

在金兵押解之下,宋俘一步一叩首,绕转坟墓三圈。朱后羞怒交加,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仍在两名金兵的强拖硬拽之下,惨呼哀哭着走完全程。

金人御寨,金太宗与群臣坐在大土炕上,饮酒作乐。金太宗说:“此番俘获,委是大快人心,足释我平生之恨!”粘罕说:“想来金、宋本来无仇,却不知狼主之恨,竟从何来?”金太宗一愣,旋即愤然言道:“南朝无能,竟使北朝坐大,无端凌辱我女真百年,岂得无仇无恨!”斡离不说:“狼主所言极是。大金灭宋,实乃天道循环!”

萧庆来报:“废主带到。”金太宗说:“带进就是。大家继续痛饮,痛饮!”

宋徽宗、宋钦宗身穿女真粗布衣服进来,仆跪于前。金太宗等人豪饮大嚼,视若无物。宋徽宗跪久,双膝不觉动一动。萧庆一鞭打在他背上:“动什么动!倘若惊扰狼主酒兴,看你吃不了兜着走!”

良久,金太祖斜睨道:“下跪者何人?”宋徽宗说:“罪人赵佶。”宋钦宗说:“罪人赵桓。”金太祖说:“前日行牵羊礼,你等感觉如何?”宋徽宗说:“上国礼俗特异,令赵佶大开眼界。”宋钦宗说:“内人朱氏,羞愤难当,于当夜自尽。”

金太宗大笑:“废主来此,不能无封。朕封赵佶为昏德公,赵桓为重昏侯,待擒得赵构那厮,再与你等褒赏!”宋徽宗、宋钦宗齐道:“谢大金郎主恩典!”

金太宗又道:“赵构的母妻与女儿,以及无人讨要的女子,均须居住洗衣院,让她等日日与大金臣民合欢!”宋徽宗、宋钦宗惊骇莫名,金人则爆声狂笑。

(旁白:靖康奇耻,无以复加。不只是中原百姓死伤无数,不只是赵家皇族几被一网打尽,也不只是黄、淮大片土地尽丧敌手,尤其紧要处,是华夏传统被割裂,唐宋文明被摧毁,民族自尊被亵渎,汉人信心被打击。正是在此极端背景之下,岳飞抗金报国的非常意义,已非两宋、南北时空所能囊括。)

8

相州往李固渡的路上,岳飞率三百骑前行。王贵说:“今日要紧之事,须是南救东京。我等北往李固渡,岂不南辕北辙?”徐庆说:“正是!东京危在旦夕,倘若城破,后果不堪设想。”张宪说:“李固渡在大名府西的黄河渡口,汪元帅要求务必活捉一两个俘虏,莫非是想打探前往大名府的路径?”

岳飞默默倾听,面色沉峻。良久,突然下令:“张太尉,你带王、霍、吉、李四太尉先行,侦查金军动静!”五人齐道:“遵命!”张宪打马出列,带四人一溜烟驰出。

岳飞率大队续行。稍顷,吉倩、王敏求回转。吉倩说:“前面十二里,名叫侍御林,距李固渡敌寨约十里。一队金兵掳掠一群男女老少,正在那里休憩。”岳飞下令:“全军速行!”

离侍御林不过二里,岳飞见到张宪等三人。张宪说:“我们在此监视虏人,他们约有一蒲辇兵力,此时燃火造饭,旁若无人,正可攻其不备。”岳飞说:“此处离虏人大寨甚近,切须小心,既要杀得虏人,又救得被掳百姓。”众人齐道:“遵命!”

岳飞下令:“王太尉、张太尉率百骑绕道侍御林以东堵截敌人,徐太尉率八十骑负责包围和捕杀逃敌,我则带百名兵士下马步行,悄悄接近,正面进击。其余二十名兵士牵马随后。”

金兵营地,金兵分别围住五堆篝火,有的说笑,有的吃食,有的调戏被掳的十多名妇女。一名五十夫长用女真笛吹奏《鹧鸪之曲》,三名兵士吟唱女真情歌。六十多名汉人被反绑双手,用麻绳连成一串,围坐在一棵大树四周。

百名军士悄无声息,一步步逼近,岳飞说:“不可放箭,以免伤害百姓!”言毕,率众扑向兴高采烈的敌人。金兵仓卒步战,却拼死抵抗。五十夫长持一杆眉尖刀,接连劈死两名宋兵,继而大叫:“谁敢与我厮杀!”吉倩挺一条双钩枪上前搏战,战不多时,竟被齐腰劈为两截。岳飞大吼一声,挥舞四楞锏与他恶斗,最后奋力一锏,将其击毙。

战斗很快结束,三十三名金兵被杀,四名被俘。岳飞解开被掳百姓的绳索:“我军即将返回,你们须尽速逃走。”百姓四散离开,张宪等人已挖好一个大坑,迅速将吉倩等二十二名战死者掩埋。

岳飞率众在大树旁的新坟前下跪,岳飞说:“金虏未被悉数驱逐,烈士必难瞑目。我等须奋力杀敌,以报众兄弟仇恨!”接着下令:“硬探任务完成,全军速带战利品与敌俘,返回相州!”

9

官署,刘浩、岳飞相对而坐。刘浩说:“大元帅颁降功赏,鹏举超迁三官,升正九品保义郎。”岳飞说:“我之升迁不足道,惟愿早日随军南下,解救东京。”刘浩说:“我正有元帅府新命,命你率所部百骑,作为前锋与硬探,南下开封。”

岳飞忍一忍,仍说:“听闻元帅府已向河北各府、州、军发出紧急檄文,命令各处守臣速带精兵到大名府会合,却不是南下相州,未知何意?”刘浩微微一震:“此是元帅府军机,我亦不知详情。”岳飞说:“切恐元帅府只想北上,无意南下。故命我等出兵,只为显示一种姿态。”刘浩惊问:“鹏举何出此言?”岳飞说:“刚才所言檄文,便是理由之一。理由之二,则是四名敌俘居然被释放,并且还借他们之口放风,说康王集结二十万大军,即将南下解救开封。倘若果欲南下,必不如此张扬。故我大胆猜度,元帅府必有不可告人的计议。”

刘浩起立,对岳飞深施一礼:“鹏举所见,已解我许久以来的困惑。然而无论汪伯彦等意欲何为,我刘浩必与鹏举同心协力,南下奋战!”岳飞赶紧还礼:“既是如此,我当立即出发。”刘浩补充一句:“元帅府命你率部渡过黄河,到得滑州以南,即便折回,报告虏情,切不可贪功冒进,攻打敌寨或径逼开封府界。”岳飞说:“遵命!”

岳飞率百名骑士,一路急行,很快抵达黄河北岸。岳飞南望,恰见一队金兵由南而北行进。岳飞说:“对面便是滑州地界。虏人虽有数百骑,却是远道而来,未知我军虚实。如若先用强弓射敌战马,再以短兵接战,可以得志。”王贵、徐庆等人齐道:“遵命!”

金人见到宋军,果然踏冰过河,蜂拥而来。岳飞下令:“放箭!”顿时百箭齐发,金军几十匹战马中箭倒地,后队战马无法在冻滑的河面收束,前后践踏,人、马乱成一团。岳飞连挥令旗四次,宋骑连射四次,大批敌人和战马持续仆倒。

金军退一退,正待重整队列,岳飞率先跃马突入黄河,两军当即在河冰之上激战。岳飞手执长枪,接连刺死四个步斗的敌人。金军溃败,向黄河南岸奔逃。岳飞挥军穷追猛打,远则用弓箭,近则用短兵,金军留下三百多具尸体,只剩百骑向韦城县方向狂逃。

岳飞率军继续南下,突遇从开封方向急驰而来的秦仔。秦仔见到岳飞,号啕大哭:“开封外城已破,二圣前往虏营议和,金虏欲扶张邦昌为伪帝,大宋于今已亡!”岳飞钢牙紧咬,呆楞半晌,铿然发声:“休道大宋已亡,今尚有元帅府主持军事,更有千万忠臣义士枕戈待旦,天下事必有可为!”秦仔说:“如今天下事,系于九大王一人。九大王若用宗泽等辈,天下事必有可为;若用佞臣汪伯彦之流,大宋兴复无望!”

岳飞等人下马,伏地向南方跪拜。岳飞高声立誓:“开封沦陷,亦即岳飞奇耻。无论元帅府将欲何往,无论奸佞辈意欲何为,岳飞此生之志,惟在驱逐野蛮金虏,收复中原失地,重塑天地忠义,护卫华夏道统!即使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亦必始终如一,坚定如一!”

秦仔下马扶起岳飞:“治世用文,乱世用武,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今日益知鹏举,必将成为大宋第一名将!”

(转载请附链接:http://www.botanwang.com/node/16303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7119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云萧
《岳王》连载目录(每日更新):https://plus.google.com/104481491204896122663/posts/2tQzCah3ZTe
Photo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