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岳王(40)
第十三章 逐虏江南(7、8、9)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7794
7

建康城西,白鹭洲江边,兀术召集万夫长训话:“蒙上苍与江神护佑,苦战四十余日,终于杀败韩世忠水军,得以在江上往还。然而岳飞一军新破句容县,又猖獗于清水亭,此人甚是善战,不得小觑。你们之中,何人愿统兵前去?不杀败岳飞,我纵回得江北,又怎生安心?”

半晌,却无一人应答。兀术怒冲冲下令:“当海、术列速、王廿六可与大挞不野合兵,前去城南,与岳飞挑战。阿里、蒲卢浑与韩十八且留此处,将财宝济渡江北。我阿爹在世时,儿郎们惟是向前厮杀,如今却多畏避不前。此回猛安孛堇斡准斜哥临阵先遁,若不惩罚,今后又怎生用兵?当海等人前去,可先将斜哥洼勃辣骇,当众号令,激励众儿郎,然后用心厮杀,务必取胜!”

城南雨花台大寨,当海厉声责备斡准斜哥:“你身为猛安孛堇,何敢临敌先逃?”斜哥连行女真跪礼,不断哀求:“我当死罪!惟求当海孛堇恕我一死,我愿身为前驱,将功折罪。”当海望术列速一眼,术列速说:“不可违犯四太子军令!”当海喊道:“洼勃辣骇!”一名军士举大棒上前,向斜哥头部猛击,斜哥当即在惨叫声中毙命。

移剌古说:“今岳飞屯兵牛头山,当如何措置?”当海眉头一皱:“山上惟利步战,不利马战,不如请王孛堇先率汉儿步兵前去挑战。若将南虏诱至山下,我们当以精骑拐子马围掩。”王伯龙只得说:“待休兵一日,明日我便攻打牛头山,然而众孛堇亦须及时增援。”术列速说:“会得!”

当晚,金军大吃大喝,然后休息,一谋克骑兵在雨花台东部来回巡逻。稍顷,前面过来一队骑士,俱穿黑衣、披铁甲,和金军服色一致。双方接近后,孙显用女真语喊话,金军一名百夫长驱马上前。孙显抡动铁戟刀飞马直前,将百夫长刺于马下。后继骑兵大举杀来,一谋克金军大多被杀。

孙显趁势杀入雨花台敌寨,骚扰一阵,又马上退兵。金军惊醒后,在黑夜不辨敌情,竟自相攻击,骚动一整夜,死伤数百人。

牛头山下,王伯龙率军列阵。金军攀山而上,却被宋军用矢石杀退。当海说:“宋军并不追击,看来诱敌下山的计划无法实施。”王伯龙说:“不如收兵回寨。”当海说:“为防宋军劫寨,寨内可多点火把,寨外可增添巡逻兵,全体军士必须披甲浅寐,还得分批轮流起身警戒。”

黎明时分,当海召集万夫长计议。王伯龙说:“我军忙乱一整夜,却无一个宋兵踪影。”当海说:“莫非岳飞又有诡计?”韩常進来说:“我奉四太子之命,率兵前来增援。”当海说:“你是万夫长中最有智计的一个,不知有何对策?”韩常问:“可知牛头山高多少,周长多少?”移剌古说:“此山高一百四十丈,周长四十七里。”韩常叹道:“四太子之意,本欲将岳飞全军合围于牛头山,然而四十七里之广,却是围不得。”

探事人来报:“牛头山上驰下二十骑,说要与我军斗将。”当海说:“我们且出去一观。”一行人出帐,但见对方为首三将,皆持长柄铁绰刀。移剌古对张真奴说:“你可出阵。若能杀得南将,亦可灭得岳飞全军士气。”张真奴持狼牙棒飞骑上前,宋方董荣出马。两人格斗片刻,董荣大喝一声,将张真奴的头颅劈下。萧斡里也执双刀飞马直前,宋方张峪迎战,也只两个回合,萧斡里也又被刺于马下。术列速喊道:“千夫长奥屯琶八出战!”奥屯琶八持剑上阵,与牛显鏖斗多时,感觉力不能支,拨马便逃。牛显弯弓搭箭,一箭将其射落。

金将大受刺激,当海率骑兵向宋军猛扑,董荣等二十骑却及时收兵上山。金军步兵攀登攻山,却仍被矢石杀退,死伤无数。大挞不野说:“且待我率军绕出山后,攻其不备。”韩常苦笑:“岳飞在山上,大金军马的一举一动,全在他眼底,又岂得攻其不备?”迁延到傍晚,金军退回雨花台。

金军大帐,韩常对众人说:“牛头山天险,不得强攻。南虏知大金军马不惯夜战,我们不如乘夜绕出山后,攻敌不备。”当海和术列速拍手道:“此计甚好!”大挞不野说:“连日士马疲惫,不如今夜暂休,明日发些少兵马佯攻,待明夜饱餐之后,再行大举。”

正商议间,军士来报:“各处巡绰军马俱遭南虏偷袭。”韩常问:“详情如何?”军士说:“攻击者一律身穿黑衣,不入寨门,专袭我军巡逻部队。”当海说:“可令各塞发兵增援。”王伯龙说:“如此扰攘,又当一夜不得安歇。”

雨夜,韩常对众将说:“今夜急雨,正是兵机,我们须连夜用兵。”当海说:“我与术列速、移剌古守寨,你与王孛堇、大挞不野率军前去。待得天明,我们必当增援。”

韩常、王伯龙与大挞不野三军冒雨向牛头山后麓進发。金军到达后山,正值深夜,骤雨初歇。韩常喜道:“雨后更是兵机,今夜必可攻岳飞不备。”金军大队登山,然而山路湿滑,暗夜无光,不少兵士在爬山时摔死。

看看距离牛头山双峰不远,山巅突然发出一阵惊心动魄的鼓声,顿时火把齐明,照耀如同白昼。宋军用强弓硬弩攒射,又投下许多大石,金军纷纷滚落山下。

原先埋伏的王贵第二将、徐庆第三将、寇成第五将和郭青第六将,也向山下的韩常等军发起奇袭。金军死伤无数,韩常、王伯龙和大挞不野率领残兵败将,在天明时狼狈逃回雨花台。

城西白鹭洲,大挞不野对兀术行女真跪礼:“四太子倘欲坚守建康,以便今秋大举,须是亲统大兵留守。若教我统孤军把截,不如将我洼勃辣骇,以免死于岳飞之手!”言毕,放声大哭。

兀术怒目圆睁:“你且回雨花台大寨,与众孛堇、郎君坚守数日,不须出战。待我亲自入城理会后,再与你们共同撤回江北。”大挞不野连连叩头:“感荷四太子!建康正需好生‘理会’。依我大金惯例,但凡能占领之地,自然保存人口和财产;但凡不能占领之地,必须彻底毁灭。”

8

牛头山大帐,岳飞对众将说:“当前金兵惟是坚守,并不挑战,众太尉有何计议?”徐庆说:“据俘虏所供,四太子在城西沿江白鹭洲,亲自押送船队过江。守寨虏人屡战屡败,已无斗志。兵力贵合不贵分,可召句容县姚正将与庞正将前来,共同破敌。”张宪说:“虏人大寨,须用火攻,虏人攻城,长于用炮。此回我军亦须用炮。”

于鹏赶来报告:“我去得镇江,面见韩节使,他却言道,本军新败,死伤甚众,眼前不得前来会师。”岳飞说:“此亦在意料之中。王师虽是屡挫虏人,然而以少击众,尤须用计,不可强攻。军马损折过多,最是大忌。王正将即往句容县,把姚正将、庞正将两军抽调至此。全军立马赶造炮具,准备攻打雨花台与建康城。”

雨花台,在金军弓箭射程之外,宋军四十具炮抛射一百二十个火药球,以及大量石块。金寨四处起火,金军乱作一团。宋军鼓声大作,第二到第六将官兵从南方攻入敌寨。韩常等人最初还督军顽抗,不料当海率先带合扎亲骑逃遁,金人全军溃败。当海出寨北逃,正遇早已埋伏的第一将、第七将和第八将官兵截击。一支弩箭从当海后背贯穿前胸,致其当即毙命。稍顷,宋军占领敌寨,韩常等人率残兵败逃入城。

建康城西南,新城行宫,兀术召见韩常、王伯龙、大挞不野、术列速、移剌古及蒲卢浑等人。众人一齐行女真跪礼,然后跪在兀术面前大哭。兀术长时间沉默,心头暗自叹息:“阿爹灭辽时,未曾战死一个忒母孛堇。自破宋以来,惟是蒙适郎君于四年前被岳飞军所杀。此回渡江,前后竟亡失四个忒母孛堇,又须放弃建康,教我如何见得粘罕?”

兀术亲自把众人扶起:“此回不得怪罪你们。王廿六与大挞不野可先率军济渡大江,韩十八、术列速与移剌古且暂留城中,助蒲卢浑一军洗荡全城,待明日与你们共同渡江。”王伯龙与大挞不野相视一笑,如释重负。兀术又对蒲卢浑说:“大金军马既去,便不得将城中百姓与财宝留于康王。可将壮丁充驱口,其余悉与斩首,房屋待天晴后尽数焚烧。”

稍后,城内火光四起,一批批壮丁和官吏被押出城外,到处是遭受屠杀与奸淫的惨叫。

雨花台冈阜上,张宪说:“统计战果,搜索二千多具敌尸,有一名万夫长、八名千夫长和四十名百夫长、五十夫长被斩。”岳飞俯瞰建康城,但见城中浓烟滚滚,不觉心如刀绞。徐庆说:“难道我们便在此坐视虏人行凶、百姓受祸不成?”众将齐道:“我们愿与金虏决一死战!”

岳飞噙泪道:“我与你们岂有二心?然而自清水亭之战以来,大约只是斩首虏军四、五千人,尚须以少胜众,而全军将士连日栉风沐雨,岂可不稍事休整?全军且饱餐休息一阵,待躲过正午最热阳光,再行出击。”

下午,天气稍凉,岳飞下令:“张太尉率第五至第八将坚守雨花台寨,继续休息。我率第一将至第四将去城下挑战。王太尉的第二将和徐太尉的第三将打头阵,傅太尉的第一将和王太尉的第四将作预备。”

新城南城头,兀术带众将观察。他对术列速与移剌古说:“城下正是用马军驰突的所在,你们可于各部选拔四千精骑,须杀他个片甲不留,亦使大金军马不枉自到江南一回!”

二人整军出城,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宋军发起冲锋。金军以一千骑正面冲击,又各以一千五百骑向左、右翼包抄侧击。

王贵、徐庆亲自在军阵左翼和右翼指挥,孙显、董荣则居中指挥。三路金军同时发起冲击,宋军左、右翼集中使用床子弩和神臂弓攒射,四十具撒星炮也向敌骑抛射散石。但军阵正面的弓箭甚少,射击的威力不足,金骑很快冲到阵前。众将士便手持盾牌,以斩马刀、麻扎刀猛劈敌人马腿。双方激烈拼杀一阵,金军在阵前遗弃五百多具尸体,退回城下。

城头,兀术大怒:“既是占得天时、地利,岂得容我精骑战败!”当即下城,亲率合扎猛安一千骑参战。金军发起第二次冲锋,兀术正面進攻,移剌古、术列速仍攻左、右侧翼。术列速在冲锋时,被一支弩箭贯穿当胸,惨叫一声毙命。

金军伤亡惨重,却终突入宋方军阵,王贵、徐庆指挥步兵死战。岳飞下令:“傅太尉率骑兵侧击敌骑,王、舒、李、牛四太尉随我率兵步支援第二将和第三将!”众将齐道:“遵命!”宋军预备队齐出,双方激战一阵,金军遗弃一千八百多具尸体,三路相继败退。

兀术逃回城中,急令韩常和蒲卢浑说:“你们可待城中洗荡完毕,于明日撤兵前往靖安镇,济渡江北。”亲兵来报:“晚饭已经准备停当。”兀术说:“我亦等不得吃饭,须与移剌古带领军马,押送最后一百名驱口与一大批物资,立即从北门撤退!”

9

雨花台,岳飞与众将一边吃晚饭,一边计议军事。岳飞说:“建康城墙高峻,急切难攻,若是强攻,势必损兵折将。然而城中百姓又必是望眼欲穿,急盼官兵解救。激战之后,虏人已是破胆。今夜若能乘机巧攻入城,方是上策。”张宪说:“兵法贵乎声东击西,王统领等军既已在城西南摆布军马,明示攻城之势,我们若得自城东攻入,亦是一说。”霍坚自告奋勇道:“我愿去城东探伺。”岳飞说:“待深夜我们同去探伺。”

岳飞在前半夜发兵,亲率王敏求、于鹏、霍坚、沈德、牛显、张峪六将,带一百骑兵和一百步兵为前锋,傅庆、张宪率五将人马后续跟上,同向城东挺進。天上繁星密布,与残月交相辉映。城里火光冲天,到处是呼号呻吟。城外万籁俱寂,岳飞率部缓慢行進,不时潜行城边侦察。守城金军以谋克或蒲辇为单位,手执火把,在城头来回巡逻。

宋军来到秦淮河入城的上水门一带,发现有一处城墙,因连日雨水而崩坍,填塞了一段护城河,形成一个可以突入的缺口。沈德对岳飞说:“我当先入探伺。”岳飞说:“此处未有虏人巡绰,其中必有埋伏。”霍坚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愿与沈副将同行。”岳飞说:“虏人的埋伏,必不出陷阱与弓弩,待我们潜行观测。”随即挥手示意,于鹏率一百骑兵退到远处待命。岳飞与其他五将、一百步兵逼近城垣侦察。突然,岳飞心生一计,当即带众人退回,待得傅庆、张宪大队人马到来,岳飞对众将比划一番。

霍坚、沈德、牛显、张峪四将率一百步兵,各持大盾和手刀向城垣潜行,沿缺口一面向上爬,一面用手刀不断戳地,果然发现十八个陷阱。他们用手刀挑去阱盖,而后与十多名宋军首先登上缺口。一时之间,金军伏兵弓弩齐发。霍坚等人一面用大盾抵挡乱箭,一面向城上和城下冲杀。金军蜂拥而上,企图封堵突破口。双方短兵相接,岳飞、张宪手执铁锏,寇成手执宝剑,也飞奔通过缺口。第五将步兵依次突入,其他各将步兵也源源拥入,与金军進行巷战。

王敏求奉命驰报王贵:“岳统制等已突击入城!”王贵长剑一指:“進攻!”宋军先向城上抛射炮石,接着用云梯等器具杀上城头,攻破南城。两路军队在城里分進合击,向各个大街小巷迅猛穿插。韩常、蒲卢浑再无斗志,急率残兵从北门逃窜。

建康城内,一半街巷还在继续燃烧,另一半街巷却已化成灰烬,四处焦味弥漫,尸身横陈,鲜血淋漓。还有不少幸存者号泣呻吟,频频向官兵呼救。

岳飞与一队军兵来到一条小巷,只听得路边被烈焰包围的一间小屋里,发出女子和儿童的惨叫。岳飞抢先用神锏撞开房门,突入小屋,挟持一个妇人和一个男孩,逃出已经成为火炬的屋子。岳飞等三人身上都已着火,其他军兵一拥而上,帮助扑灭。

岳飞顾不得几处烧伤,立即下令:“官兵前队追击,后队扑火救人!”妇人带男孩跪在岳飞面前:“奴与儿子叩谢太尉救命大恩!敢问太尉尊姓大名?”岳飞慌忙将他们扶起,只是沉痛言道:“我贻误兵机,未能救取全城百姓,委实愧对你们!”言毕,立即带领军兵走开。妇人急步上前,拦住一名兵士哀求:“敢请告诉太尉的尊姓大名!奴家便是来世做牛做马,亦须图报。”兵士只得说:“他便是统兵的岳统制,英勇善战,却天生一副菩萨心肠!”

妇人带男孩双膝跪地,朝岳飞的背影叩头三次。妇人说:“高祚,必当终生铭记岳统制大恩,他日图报!”高祚说:“妈妈放心,孩儿记得。”

建康府衙,一片废墟之上,一百多名金兵俘虏被带到岳飞面前,其中有六十多名耳带金银环的女真人。张宪说:“建康府城平时约有坊郭户十七万,金虏占领后,只剩下约十万,其中五万人先后被驱掳到江北,四万人被杀,只约一万人幸存。一夜以来,所拾全尸和残毁的肢骨,共计八万余件!”

众将怒视女真人,眼中无不喷射出怒火。郭青按剑说:“且先斩杀全体带耳环的虏人,与朝廷报功,方得稍雪我等心头之恨!”岳飞强行抑制满腔悲愤,沉静言道:“我们是仁义之师,不得胡做!自须歼灭魁首,宽贷胁从。可先将女真人的两名百夫长另行关押。”

王横带走百夫长,岳飞对其余女真人说:“天地之间,人是万物之灵。你们此回下江南,屠杀得多少男女老少?我与众将士痛彻心骨,恨不能将你们斩杀,以雪深仇大恨。然而念你们亦是父母生养,不忍下手。人生世间,贵于将心比心,若是大宋军马前往白山黑水,亦将你们的父母妻子屠戮,焚掠你们的居室,你们又当如何?我日后须放你们回归,但你们亦须体念大宋仁义,切不可再助金国郎君作恶。”女真人发出一阵欢呼,一齐用汉礼下跪:“叩谢岳爷爷不斩之恩!”

众俘被带走,岳飞对众人说:“将士连日鏖战,俱已相当疲劳,许多人还带伤痛。然而哀痛之军,又岂可放弃最后杀敌良机?故须整饬军马,紧急追奔靖安镇与龙安津!”众人齐呼:“痛歼残敌,哀兵必胜,我等岂辞劳苦!”岳飞下令:“一面吃干粮,一面急速前進!”

天色微熹,蒲卢浑、韩常带败兵逃到靖安镇上。兀术急道:“你二人指挥最后撤退,我须率合扎亲兵飞驰龙安津!”船到江心,兀术回望南岸,不由长叹:“悔不该孟浪出兵江南,以致今日大败!一个岳飞,便使我来了便难去得,去了便难来得!”

龙安津江边,岳飞率兵抵达。韩常、蒲卢浑刚登上一艘渡船,准备离岸,岸上还留下六百多名金兵,以及数以万计的铠甲、兵器、旗鼓、辎重及牛、驴、猪等牲畜。岸上金兵惊呼:“南人杀来!”蒲卢浑立即下令:“开船!”岸上金兵争相拥上渡船,另一批人则跳到水里,争相扳住船舷。蒲卢浑挥剑乱砍,船舷边断手无数。其他渡船纷纷仿效,一时之间,无数断手金兵在水里发出惨叫,鲜血染红一片江水。

一些渡船尚未离岸,宋军将士奋身跃上敌船,把残敌击溺在江中。其余三百多人,全部成为俘虏。

岳飞立马横枪,眺望滔滔长江,不由自语:“此回一不得全歼四太子大军,二不得及时救取建康百姓,煞是憾惜!悠悠苍天,亦不知何日,得以长驱中原,稍快平生之志?”张宪立马一旁,接口道:“苍天有眼,必是怜惜受难百姓,护佑我等洗雪奇耻大恨!”

(旁白:兀术大军孟浪过江,长途奔袭,竟使小朝廷漂浮于海,创下战争史上的奇观。惟因江南军民誓死抵抗,更以黄天荡之战与建康大捷,南宋才得在江南站稳脚跟。然而,江南地方武装俱被屠戮,张俊坐拥大军而裹足不前,韩世忠也被最终战败。惟独岳飞一军,以少击众,屡战屡捷,直至收复建康,兼使兀术从此不敢再窥江南,尤为壮观。)

(转载请附链接:http://www.botanwang.com/node/16303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7794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云萧
《岳王》连载目录(每日更新):https://plus.google.com/104481491204896122663/posts/2tQzCah3ZTe
Photo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