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岳王(60)
第二十章 大仁无敌(4、5、6)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8553
4

制置司,岳飞与黄纵计议。黄纵说:“黄佐果然袭破周伦水寨,青草湖口已完全截断。自此以后,可暂不用兵,惟是加强封锁,并不断遣送投降者到各水寨招安。”岳飞说:“侯秀才亦曾献策如此,下官自当奉行。今有郝晸一军,用买卖交易的办法,抓到数百名杨么军的壮丁,现已押到潭州,当怎生处分?”黄纵说:“诱捕而得,不足以显扬军威,然而此正是兵机。”岳飞说:“会得!我们且去教场。”

两人骑马来到教场,教场拘押约四百名男子,人人皆有饥疲之色。看守军士高喊:“岳相公到此!”大多数人下跪,余下几人仍直挺挺站立。岳飞和黄纵下马,岳飞厉声说:“你们做盗匪已久,残害一方,又不伏招安,今日便是将你们处死,亦不足以抵罪!”一名站立的男子说:“我们有钟老爷在天护佑,倘被官兵所杀,神魂便入钟老爷的天堂享福,岂不远胜人间疾苦?”黄纵反问:“钟相曾经妄言,他若行法,便得在人间等贵贱,均贫富。你们在水寨中衣食不足,杨么、钟子义那厮,何不与你们均贫富?”男子无言以对。

一名跪着的男子说:“据我所知,大圣天王与钟太子在水寨亦是穿戴锦绣,厌食鱼肉,岂得如我们菲衣恶食,受人间罪苦!”黄纵说:“钟相那厮诳言欺众,杨么与钟子义又诳言钟相显圣,然而你们何曾见他显圣一回?杨么与钟子义诳言钟老爷在天之灵,必定护佑你们大败官军。然自岳相公出师以来,杨么与钟子义何曾胜得一阵?如今被困于青草湖,已是釡中之鱼,旦夕便须成擒。”

岳飞说:“主上圣明,以为你们本是良民,惟受钟相妖术欺骗,又被杨么等驱胁,以至如此。如今命我前来,正欲救取你们,复为良民。若将你们斩首,家中老小,又有多少血泪?我有好生之德,今给每人发放一贯铜钱,特将你们放归。你们归去,可劝谕众人归顺朝廷,不得抵拒官军。”黄纵说:“你们可往市场购买紧缺物品,看看水寨内外的生计,究竟哪一边安乐。”看押军士开始发钱,众人排队领取,欢呼而去。

岳飞、黄纵上马回驰,黄纵说:“我已叫市人低价售物,稍后由官军偿还。”岳飞说:“循圣此举,必使水寨人心大乱。”

潭州州衙,张浚都督行府,席益对张浚说:“下官原以为,岳太尉到潭州暂憩,便须去鼎州剿贼。不料到此已是两月,却按兵不动,似为玩寇。张相公督师到此,不能不明察。”张浚笑道:“席参政须知岳太尉是忠孝人,非拥兵玩寇之将。其用兵必是另有深机,似不宜胡乱猜测。”

薛弼说:“依下官之见,岳制置沉毅,做事极是稳当,非有必胜之计,便不欲事先张扬。如今既已将青草湖封锁,便是下得第一步妙棋。”张浚得意言道:“如今有我督师,岳太尉岂不尽心竭力?”

官军大帐,岳飞对众人说:“依探报,杨么即将水陆两路出兵,与我军大战。任太尉听令!”任士安出列道:“末将在!”岳飞说:“你与陈、李二统领率本部人马,先去永安寨迎战贼军。”任士安面有难色:“下官本军不足五千,如今马统领又率本部屯兵青草湖口,所余仅三千人。而黄诚、钟子义有兵两万五千人,怎生迎战?”

岳飞说:“不然,陆战是官军所长,湖寇所短。”任士安说:“然而下官与贼军众寡悬殊。”岳飞厉声道:“军令如山,我教你出战,你便须出战。战而不胜,须行军法!”任士安说:“下官兵力不足,难以奉令。”岳飞大怒:“王燮统兵时,你们便慢令不战,如今又故态复萌。速将任士安推出,鞭打一百,然后出兵!”

王横将任士安押出大帐,孙革上前对岳飞说:“待下官前去监督任太尉的杖刑。”岳飞说:“甚好!”孙革步出帐外,来到已被捆绑的任士安身边。任士安哀求道:“孙干办救我!”孙革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任太尉只须努力作战,岳相公岂得坐视不救,而自伤军威?”任士安恍然大悟。

孙革又对王横吩咐两句,王横便将任士安按倒,用蒲条装模作样抽打一百。孙革押他回帐中,任士安向岳飞下跪:“下官已身受杖责,敢不服从岳相公军令!”岳飞说:“任太尉既已知过,便须临阵用命!胜捷之后,朝廷岂吝封赏!”

永安寨前,黄诚、钟子义摆开两万五千人的队伍,徐徐进逼。钟子义骑一匹黄骠马,身穿紫绫道服,腰悬一口法剑,由两百名精壮亲兵簇拥。两百人身穿各色彩衣,头戴各种面具,举一面白绫大纛,旗上刺有“太子钟”三字。黄诚的一面大纛则由白绸做成,上刺“殿帅黄”三字。

任士安从门楼上观望敌阵,对陈照、李建两个统领说:“贼军虽多,然而阵形凌乱,我们正宜攻击敌阵中设大纛处,擒贼先擒王。”陈照、李建说:“此议甚好。”任士安说:“李统领守寨,我与陈统领迎敌。”陈照、李建说:“遵命!”任士安、陈照率两千四百人出寨,径攻敌阵中部。任士安大喊:“擒获伪太子与黄诚者,受上赏!”众人也不断呼喊:“岳相公亲率二十万大军,前来讨贼!”

钟子义见官军步兵杀来,当即拔出法剑,嘴里念念有词:“老爷在天行法,教爷儿们剿灭妖孽!”言毕,官军已将太子队包围。太子队大部分战死,钟子义危在旦夕。黄诚及时挥兵杀来,钟子义幸免于难。黄诚下令:“敌兵虚声恫吓,岂得有二十万大军!全军实施反包围,务必全歼敌军!”任士安、陈照所部被困阵心,任士安大喊:“如今惟有死战,方能求生!”官兵人人奋勇,竭力拼杀。

突然,牛皋率左军,董先率踏白军,庞荣率右军,李山率后军同时杀出,黄诚和钟子义军很快溃不成军。官兵纷纷高喊:“投拜者坐地不杀!”大批敌兵扔掉兵器,坐等地上。黄诚、钟子义的两面大纛也被丢弃,只带得八千残兵逃回青草湖滨。

官军大帐,岳飞对众人说:“此次水陆大战,我军皆胜,且占得龙阳县城及苟陂山,山头可俯瞰青草湖的一举一动。然而俘虏竟达一万七千余人,当怎生措置?”

李若虚说:“以放归为便。供养近两万人,须耗费多少粮食?杨么军中器甲不足,教他们徒手归去,日后亦无兵刃抵挡官军,反倒会宣布朝廷恩威,瓦解杨么军心。”

黄纵说:“然而贼兵敢于出战,亦必有凶徒夹杂其中。倘若尽皆释放,亦难恩威兼济。莫如选其中相貌凶恶者五六人杀之,然后释放其余。”岳飞点头不语。

5

都督行府,席益、薛弼等一面品味消暑的香茶,一面议论军情,众吏胥在一旁打扇。张浚感叹道:“我到此督师已及二旬,而未见得击破湖寇的要旨;体探军情,亦如堕五里雾中。岳太尉每次汇报,俱只三言两语,虽说准备攻击杨么巢穴,却又没有定期,我亦不便催逼。”

席益乘机说:“下官以为,不如命一文士去岳太尉制置司做属官,以便了解军情。”张浚转望薛弼,薛弼只是微笑。张浚说:“席参政可否为下官举荐一个士人?”席益说:“下官属下湘乡县令张节夫,户贯相州,与岳制置同乡,是个慷慨节义之士。今日正值到州衙。”张浚说:“可召他一见。”

稍顷,张节夫入见:“参见张相公、席参政与薛运判。”张浚说:“我欲教你去岳太尉军中做干办公事,你可体察军情,若有紧切事宜,须得不时禀告。”张节夫大喜:“下官四年前任祁阳县丞,读过岳太尉在大营驿的题记,备见其忠君忧国之志,煞是难能可贵。”张浚对席益施一个眼色,席益便起身说:“张县令且随我来,细节之事我们再作计议。”

张浚召见岳飞、王贵、李若虚、黄纵、于鹏、孙革等人,席益、薛弼等人在座。张浚叫出张节夫说:“此是湘乡张县令,下官已新命他为岳太尉制置司干办公事。”张节夫对岳飞施礼:“参见岳制置。”岳飞赶紧还礼:“煞好,煞好!”两人双目对视,各自会心一笑。

张浚说:“前日接到御前金字牌,主上教我及早回朝,以便措置秋防。不知岳太尉经营湖寇,可有成算?”岳飞取出袖中地图,摊在一张书案上:“此是下官与王太尉等人所议,即为成算,恭请张相公阅视。”

张浚见地图上用墨线勾划出龙江、沅阳两县的山水,还标示出杨么所剩三十三个寨栅的方位,不由暗语:“此如何就是成算?”便说:“我见得湖寇虽大败而归,却依旧深藏阻险,未必有可乘之隙。岳太尉不如暂且罢兵,措置大江上流秋防,待来年徐议破敌之策。你与韩太尉等相约,亦是以来年秋冬为期。我也须奉命回朝。”岳飞说:“何待来年?张相公须稍留时日,下官当在八日之内击破湖寇,必不误张相公归期。”

张浚大惊:“岳太尉莫不是大言?王燮用兵两年,尚是无功。岳太尉说只须八日,岂非疏狂之词?”李若虚说:“岳制置与我等已计议周全。张相公须知,岳制置非是大言不惭之人。”岳飞说:“王燮以王师攻水寇,自然难于奏效;下官以水寇攻水寇,自然易于成功。”

张浚问:“以水寇攻水寇,是甚意思?”岳飞说:“湖寇巢穴,艰险深阻,舟师水战,又是他们所长,官军所短。以往王燮攻打杨么巢穴,而无向导,便是以己之所短,犯敌之所长。如今下官经百般招安,湖寇大半已有归顺之心,而无战斗之志。倘若任用敌人之将,统敌人之兵,使杨么、钟子义等众叛亲离,既夺其手足之助,又离其腹心之援,王师便得以破竹之势,教他们覆亡,易如反掌。”

张浚将信将疑:“既是如此,我便暂留潭州到六月上旬,看岳太尉与众将士破敌。”岳飞满怀信心:“下官当于翌日率本军前去鼎州,请除去来往时日,必在八日之内,献杨么、钟子义等于都督行府。”张浚勉强言道:“愿岳太尉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岳飞微微一笑:“下官先行告退。”随即与众人退出,张节夫走在最后。张浚特意对他使一个眼色,张节夫约略点头。

待岳飞等人的背影消失,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说:“岳太尉所言有理,不妨一试。”有人说:“岳太尉所言虚妄,难以置信。”有人说:“岳太尉如能成功,我当自行罚俸半年。”有人说:“岳太尉如不能成功,我亦自行罚俸半年。”

张浚见薛弼笑而不语,便问:“薛运判有何见识?”薛弼说:“张相公若是疑虑不定,不如上奏,只言等到六月上旬,如若水贼未破,便召岳制置回潭州,分屯潭、鼎人马,然后规划防秋军事。”张浚说:“薛运判所议甚当。”

6

泛州村水寨,杨钦与黄纵、王敏求在厅堂坐定。王敏求说:“下官前日来此劝降,与杨头领约定五日为期。岳相公闻得回复,却嫌杨头领投拜迟缓,延误军机。”杨钦面露无可奈何的神情:“我虽尽心劝谕,然众人多有不服。”黄纵说:“恕下官直言,杨头领与本寨徒众的去就,本来一语可决。如今杨头领既与官府通好,岂得长久瞒昧杨么?你当知杨么心狠,四五年前,逐杨华,杀杨广,只在顷刻之间,便祸起肘腋。”

杨钦沉吟不语,黄纵又说:“岳相公虽是仁慈,然受朝廷重托,亦不得贻误兵机。他与鼎州程太守坐等城上,立表下漏,以待杨头领参拜。如若误期,董统制与庞统制早已安排得强弩火箭,可将泛州村寨焚荡无余。如若杨头领迟疑未往,下官与王干办固然难免一死,切恐村寨之内,便是老小、鸡犬亦皆死于非命,此又是何人罪过!”王敏求说:“我观杨头领是个丈夫汉,须是当机立断!武经黄大夫的书信,谅杨头领早已熟读。杨头领投拜之后,岳相公自当依武经黄大夫的前例厚待。”

杨钦当即起立:“我愿即刻随黄机密、王干办去鼎州。”黄纵说:“杨头领当率本寨男女老幼即时离寨,教官军进驻,然后只身前往鼎州,方见得诚心。”杨钦说:“会得。”

鼎州湖东,邻善湾,杨钦降寇驻地,岳飞带李若虚、黄纵、孙革三人来到投降者中间。岳飞说:“你等皆是国家赤子,下官秉承朝廷恩德,岂忍加害?如今既然出首招安,便是良民,可依旧耕种田地,供纳二税,官府自当存恤。”一老人说:“我们虽是畏伏岳相公的兵威,然而钟老爷在天的神灵,切恐难以恕罪。”

岳飞笑道:“阿公便请安心。钟相不过是以妖术惑幻世人,他六年前便已伏辜,自身性命尚自救不得,又怎生加害他人?倘若果有妖术幻怪,下降罪罚,亦与你等无关,自有岳飞承当。”随即仰天大呼:“谨告上苍与大宋列祖列宗在天之灵,若有罪罚,便请降于岳飞一身,却须救得万民无边罪苦!”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

报恩光孝寺的一间房屋内,杨钦对岳飞下跪叩头:“罪民杨钦叩谢岳相公不斩之恩。”岳飞扶他起来:“佛家有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自今而后,我便与你同朝为官,今依武经黄大夫初降体例,借补你为武义大夫、阁门宣赞舍人。”又取出一件战袍和一条金带:“此是主上宣赐的物事,今我转赠杨大夫。”杨钦辞谢说:“罪民屡犯王师,国法难容,今蒙岳相公恩贷,已是万幸,岂敢领受宣赐的物事?”岳飞恳切言道:“杨大夫领受宣赐的物事,便当与我同心协力,报效王室。今日共破杨么,他日同复中原。”

杨钦泣道:“罪官既是蒙恩,自当尽心为岳相公做向导。此处青草湖地界,原来水势颇浅,而杨么设置堰闸,方得水势弥漫,便于行驰车船。如若开闸泄水,又在湖中投下千万束青草与枯枝,大车船的翼轮便有阻碍,难以行驶。”岳飞大喜:“杨大夫可为我招安其余众头领,两日之后,你们便率水师径攻杨么水寨。”杨钦应声道:“惟受岳相公驱使!”

杨么宝台山寨栅,“太子”卧室,钟子义昏昏沉睡。小心奴往复踱步,心事重重,不由在窗前自语:“奴被掳掠而来,如今大寨将破,倘能生出双翼,得以飞去,煞好!”

突然,外面喊杀声大作。有人闯进来说:“今有叛贼黄佐,率赵氏军兵杀入大寨!”钟子义猛醒,急慌慌穿上黄绸衣,拿了七星剑,拉住小心奴狂奔。小心奴说:“奴情愿坐待卧室,等待官军!”钟子义说:“你是太子妃,生死当随我!”

杨么正率一百名亲兵死战,看见钟子义、小心奴逃来,忙说:“急出正南寨门,分登和州载、浑江龙两艘车船,指挥船队出航突围!”

一群人刚刚上船启锚,岳云即率背嵬军杀到。岳云大喝:“投拜者不杀!”残留之敌纷纷投降。杨么、钟子义分乘两艘大船,率十艘海鳅船向鼎口方向逃遁,降军船队紧追不舍。行走不远,大船翼轮被草束、枯枝缠绕,无法踏车行驶。钟子义站立船头,满头大汗下令:“可速与修治!”话音才落,统制陈瑫执手刀上前:“钟太子,大势已去,我须擒你献与岳相公。”钟子义急中生智,飞腿踢落陈瑫的手刀,正待拔剑刺去,却见陈瑫的十多名部兵已持兵刃冲来。钟子义抓住小心奴的手,小心奴大叫:“陈统制救我!”陈瑫率众逼近,钟子义咬咬牙,径抱小心奴投水。陈瑫下令:“船上竖红旗,向官军投降。”十艘海鳅船见“浑江龙”已竖起红旗,也先后竖起红旗投降。

钟子义挟持小心奴向杨么的“和州载”狂游,小心奴又叫:“杨天王救我!”杨么正在船头眺望,猛然听见喊声,赶紧救上钟子义二人。大船继续航行,却见迎面驶来一支船队。杨么说:“来者是杨钦。”钟子义喜道:“我等到底得救!”

话音才落,对方船队突然树起官军红旗,又树起一面“精忠岳飞”的大纛。杨钦在船头大喊:“杨么,速来就死!”杨钦船队团团围上,船上的降兵和官军齐声呐喊:“你们只须献出杨么,便得生全!”

小心奴冲杨钦大喊:“杨头领救我!”钟子义冲上,一边将她嘴巴捂住,一边大叫:“太子妃岂得受辱!”杨么抢步上前:“钟太子逃命去!”先将钟子义二人推入水中,自己也随后跃入。车船上二百名徒众纷纷跪下,向官军投降。

钟子义带小心奴游一阵,渐觉力乏,便将她推开,自个儿游走。小心奴喃喃自语:“岳相公救我,岳相公救我!”挣扎几次,很快沉入湖中。

宋军指挥船上,杨么被孟安押到岳飞面前。孟安说:“启禀岳相公,这厮入水逃命,被我擒获。”岳飞立即解下腰带,赠与孟安:“孟太尉英勇,立得奇功,稍后我必报朝廷请赏。”孟安接过腰带:“感荷岳相公!”

杨么已无力挣扎,只是躺倒在甲板上,低声喊“老爷”。杨钦上前仔细辨认一下,对岳飞说:“禀复岳相公,此人正是杨么。”牛皋问:“他叫‘老爷’,是甚意思?”杨钦说:“他犹望钟相的鬼魂救他。”岳飞说:“既已验明正身,便将杨么处斩,明日函送都督行府报捷!”王横上前,一刀将杨么斩首。

岳飞说:“今日已大胜,然而尚有黄诚、夏诚等寨。且休兵一日,明日水陆并进,先破黄诚寨。”

(转载请附链接:http://www.botanwang.com/node/16303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8553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云萧
《岳王》连载目录(每日更新):https://plus.google.com/104481491204896122663/posts/2tQzCah3ZTe
Photo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