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岳王(121)(完)
第四十章 忠魂千秋(7、8、9)
http://www.botanwang.com/node/20809
7

德寿宫,宋高宗卧病在床,形容枯槁,奄奄待毙。张去为问:“太上皇感觉好些否?”宋高宗上气不接下气,艰难言道:“恍见得许多恶鬼,直将我往地狱拉拽;又见得无数女子,俱伸利爪向我索命。我心惊胆战,呼救乞哀,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张去为暗语:“他一生坏事做绝,死后面临炼狱之灾,此亦是罪有应得。”却说:“太上皇曾亲手抄录许多《金刚经》,亦曾教人代抄无数《金刚经》,此是最大善事,可求佛主保佑。”宋高宗惴吁吁说:“我早向佛主祈祷,然而毫无效应,反倒引惹更多烂鬼,伸出千万只手,紧攫我全身每一关窍。我今知得,抄经之举毫无用处,意图借以赎罪的心思,更是罪加一等。”

张去为说:“依小的所见,太上皇安享八十高龄,荣华富贵无有穷尽,德寿宫光景犹似天堂。此不正是莫大福报?”宋高宗哀叹:“此后世人,或将如你一般评说。然我自知,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德寿宫之二十年,实乃回光返照,我生生世世仅存的一点根基与德份,亦便因此而丧失殆尽。此后黑暗无涯,苦海无边,然而后悔莫及!”

张去为暗语:“他竟有此一悟,端的不同寻常。”便问:“太上皇所悔何事?”宋高宗说:“苟和误国,好色伤身,漠视父兄等等,尚不算大过。然而杀害岳飞一节,却是天大之罪。我四肢乏力,身躯急剧坍缩,心窍被层层低灵烂鬼占据,俱因杀岳飞所致。切恐岳飞来历非同寻常,而他多曾以忠进谏、以义进谏、以孝进谏,一次次与我机会,我却愚蠢之至,丝毫不得领会。”

张去为说:“官家已承太上皇之意,二十年前已给岳飞平反。岳飞死后哀荣备至,亦是无憾。”宋高宗说:“不好,不好!我又见烂鬼前来,成群结队,气势汹汹。一个无底的黑洞已经延伸到我面前,我已垂悬洞中,再也支撑不住……啊呀!”

张去为惊视,宋高宗蜷曲如蛇,已经气绝身亡。张去为暗语:“此亦是一代帝王?明明白白下地狱,煞是罕见!”

(旁白:宋高宗似是死于安乐,被人称作五福齐全。然而,作为两宋人品最坏、作恶最多的皇帝,生前便得无穷恶报:好色之至,却须承受阳痿绝症的惩罚;渴望子孙千万,却得断子绝孙的下场,只得将半壁江山送与旁宗别支;始而畏惧金人凌逼,继而担心武将跋扈,终而提防权臣篡位;甚至退位之后,仍得为宋孝宗规定接见金使的屈辱礼节。特别时代的特别无道与苟且,便是在中国史上,亦仅此一例。)

8

建康地界,长江岸边,秦桧墓前,孟拱领兵抵达。孟拱手指墓碑问:“此是无字之碑,你们可知,当是何人之墓?”众将士齐答:“我等不知。”

孟拱说:“此是奸贼秦桧之墓,当年死时,便因无人愿意为其撰写碑文,因则石碑屹立,不镌一字。稍后此地变为牧场,一任牛羊践踏,被人称为‘秽冢’。我曾祖父孟安,曾是入水生擒杨么的水手。我与父亲及众将士奋身抗金,原是继承岳武穆的遗风余烈,尽忠报国。然而彼时有奸贼,此世亦有奸贼,你们可得无恨乎!”

众将士不语,却争相到坟头大解小溺,一时臭气熏天。孟拱哈哈大笑:“奸贼辈遗臭万年,果然,果然!”众将士齐呼:“不如掘坟戮尸,方是痛快!”孟拱说:“不须。且让他暂全尸首,永受后人指骂。然而他年他月,其墓必被盗发,其尸必被分解,以为天报。”众将士齐呼:“快哉,快哉!”

杭州,岳王墓前,墓碑上刻写“宋岳鄂王墓”。左边是岳云墓,墓碑上刻写“宋继忠侯岳云墓”。墓前一对望柱上,刻有“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判伪真”的联语。墓阙后面两侧,分列秦桧、王氏、张俊、万俟卨、王俊等五人跪像。墓阙后重门旁镌刻一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奸臣。”

游人如织,纷纷在跪像前,或用双手拍打,或用砖石敲击,个个义愤填膺。秦巨远远观望,心头暗语:“无论如何,秦桧终是自家祖先。他人可任意凌辱,秦家人岂得无动于衷?”随即退出岳庙,到西湖边一个角落,与等候已久的十余人商议:“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可于今夜,悄悄将铁像偷出,沉入西湖。”众人齐道:“便依此议。”

次日,西湖岸边,人们奔走相告:“怪哉,西湖水一夜变臭!”“怪哉,秦桧像不翼而飞!”

岳王庙前,孟拱大叫:“必是秦家人将铁像偷出,沉入西湖,大家可沿岸寻找!”稍顷,有人飞奔而来:“铁像果然浸在水中,又被冲到湖岸!”孟拱大喜:“赶紧打捞上来,湖水必不再臭!”众人随孟拱驰临岸边,捞起铁像。众人各捧湖水品尝,一同大叫:“湖水果然变好!”孟拱大笑:“此足见秦贼之脏,无以复加!”

秦巨等秦家人尾随旁观,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孟拱一行重返岳庙,将秦桧铁像放回原处。孟拱狠狠踢它几脚,厉声喝道:“你惟谢罪于此,方得不臭天下!”回头一见秦巨,不由惊问:“秦通判出任蕲州,如何竟至此地?”秦巨拱手道:“下官特来凭吊岳相公。”孟拱说:“西湖水臭之事,秦通判有何感想?”秦巨说:“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言毕,到岳飞墓前叩头三次,转身离去。

孟拱凝望他的背影,高声言道:“下官料秦家后人,亦必有仁人志士。又值军兴时节,愿秦通判勇赴国难!”秦巨也不回头,惟是吟诗一首:“埋骨西湖土一丘,残阳荒草几经秋。中原望断因公死,北客犹能说旧愁。”

通州城头,秦巨带卫兵巡视。城下,金军层层围困,亟待攻城。秦巨说:“金兵犯境,我等求援不应,坚守三十余日,今日已至最后关头。我欲与金军死战,你们如能突围求生,此时即可自便!”众人齐道:“愿与秦通判死战!”

金军鼓号齐鸣,大军从四面登城。秦巨率卫兵与金军巷战,亲手杀敌五人。身边卫兵一个个倒下,只剩二三人。秦巨急奔州署,吩咐卫兵:“赶快放火,焚毁所有仓库!”卫兵刚刚点得大火,即被金兵杀死。

火光窜起,秦巨大呼:“岳相公,秦巨不幸,身为秦桧之后;今日随你而来,你须容我!”言毕,纵身投入火海。火海中,岳飞的声音响起:“一切俱在人心,不分秦与非秦。”秦巨的两个儿子从州署奔出,见得父亲在大火中挺立,一同大叫:“与父亲同殉国难,死得其所!”随即双双扑向火海。

9

华山,东峰之巅,凌空伸出的岩石上,道童手捧《梅花诗》,面向远处隐隐浮现的华阴县城,盘腿独坐。

道童自语:“岳王在哪?”一个声音飘至:“岳王在文天祥和于谦心头,在张三丰和康熙帝身上。”

道童问:“岳王如何与文天祥相关?”一个声音说:“岳王曾手书《吊古战场文》,文天祥则在跋中言道:‘岳先生,我宋之吕尚也……笔法若云鹤游天,群鸿戏海,尤足见干城之选,而兼文学之长,当吾世谁能及之?即后世亦谁能及之?’而文天祥的《正气歌》,诚如鹏举诗文的再现。”

道童问:“岳王如何与于谦相关?”一个声音说:“于谦有《岳忠武王祠》一诗:‘匹马南来渡浙河,汴城宫阙远嵯峨。中兴诸将谁降虏?负国奸臣主议和。黄叶古祠寒雨积,青山荒冢白云多。如何一别朱仙镇,不见将军奏凯歌!’后遇土木堡之变,京师震动,于谦挺身而出,驳斥各种投降论调,坚持‘社稷为重,君为轻’,又亲自督战,击败也先,迎还英宗。也与岳王一样,被以谋逆之罪诬杀,且葬西湖岸边。”

道童问:“岳王如何与张三丰相关?”一个声音说:“岳王乃万王之王的无上圣王转世,意在大穹上下与万物人心。然而忠义虽立,入世之人皆知,尚须从道的本真出发,与出世之人广结善缘。因此再次入尘,轮作张三丰,以盖世真人面世,传出太极拳法。以待当时播下善的种子,而后收获亿万朵梅花。”

道童问:“岳王如何与康熙帝相关?”一个声音说:“大清帝国一统,愈近最后关头。圣王不能不以帝王之姿轮回,以使满清文化让位于中原道统,以使天下万民重归儒释道的教化,以为未来大事再作铺垫。”

道童问:“听闻此言,我已基本破解《梅花诗》。然而其后三首,或指大清之后,当作何解?”一个声音说:“你且读来听听。”

道童读道:“第八首:‘世事如棋局初残,同衷和济却大难;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秋色在长安。’第九首:‘火龙蜇起燕门秋,原壁应难赵氏收。一院奇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须愁。’第十首:‘数点梅花先报春,欲将剥复问前因。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为家孰主宾。’”一个声音说:“此是万古以来,最大最妙的天机,我今揭示不得。”

道童急道:“须为我解,须为我解!”一个声音说:“他年他月,一切尽知,你何必性急?”

道童问:“莫非圣王又将下世,届时春回大地,梅花亿朵,中原辉煌无比?”一个声音说:“到时张宪、岳云、徐庆、牛皋、韩世忠等等,但凡与岳王结下大缘的众生,皆是梅花一朵。”

道童问:“莫非我便当不成一朵梅花?”一个声音说:“人世一局棋,辗转起神楼。人尚哀未休,已然破空去。”

(转载请附链接:http://www.botanwang.com/node/16303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云萧
《岳王》连载目录(每日更新):https://plus.google.com/104481491204896122663/posts/2tQzCah3ZTe
Photo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