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Ben Jai
Works at Hope Bay Technologies, Inc.
1,556 followers|261,963 views
AboutPostsPhotosYouTube

Stream

Ben Jai

Shared publicly  - 
 
Search for "Google Taipei" shows local results with phone number from 2006~2007 period.  Hmmm... whose bug is it?
3
1
Bruce Chang's profile photoCharity Lu's profile photo
 
i can follow up.
Add a comment...

Ben Jai

Shared publicly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一直是我最喜歡的歌劇主題曲. 1989 年去紐約留學的第一年就去看了 Broadway 的 Musical, 後來又看了兩次. 買了 CD 回家反覆聽, 會自己持續感動到哭上一兩個小時.

很多人已經看過歌詞, 不過那只是劇情半途的版本. 這裡有結局版本的歌詞, 我覺得更能讓人看到光明的希望.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Lost in the valley of the night?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are climbing to the light.

For the wretched of the earth
There is a flame that never dies.
Even the darkest night will end
and the sun will rise.

They will live again in freedom
In the garden of the Lord.
We will walk behind the ploughshare;
We will put away the sword.
The chain will be broken
And all men will have their reward.

Will you join in our crusade?
Who will be strong and stand with me?
Somewhere beyond the barricade
Is there a world you long to see?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ay, do you hear the distant drums?
It is the future that they bring
When tomorrow comes!

Will you join in our crusade?
Who will be strong and stand with me?
Somewhere beyond the barricade
Is there a world you long to see?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ay, do you hear the distant drums?
It is the future that they bring
When tomorrow comes!
 ·  Translate
17
2
Hung-ying Tyan's profile photoHsiao-Ting Wang'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Ben Jai

Shared publicly  - 
 
My Google-issued Nexus One finally died today (power button rusted by my palm sweat).  Any suggestions for a replacement?  (No Samsung - wife already disapproved.)  Thanks!
5
1
Philemon Huang's profile photoHao Cheng Lee's profile photoYao-Te Tsai's profile photoShuo-peng Liao's profile photo
12 comments
 
HTC Butterfly 我之前用的時候,在網路分享裡透過藍牙連線這部分似乎有問題,重開機才能解決,不確定這問題是否還存在,可以留意一下。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Ben Jai

Shared publicly  - 
 
Iolanda Antunes <iolanda.antunes@gmail.com>
47
Add a comment...

Ben Jai

Shared publicly  - 
 
我在 Google 的第 i 課: 團隊管理方式

為什麼是第 i 課?  for (i = 1, i <= last, i++) 課(i);  這樣我就不用標明 2, 3, 4, ... 了.

昨天晚餐時, 一位工程師對我說: "翟博, 我覺得在這個團隊一年多, 學到的東西比我前面十幾年還要多!"  為什麼呢?  "過去都是主管交待所有的事, 我就照著做, 有六十分就好了.  可是你不一樣.  你給一個大方向, 其他讓我自己去想.  我覺得這是我自己的東西, 我就會日思夜想, 一定要把它做到一百二十分.  在這個過程中我就會自己去找很多東西來學."

我的管理方式受到不少人的批評, 包括來自其單位以及我的上司.  有人說: "美其名為 Google 式的管理, 其實就是不管."  的確, 我管得非常少.  (這是來自第一課.)  習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人一定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那如果在團隊中有很多這樣的人怎麼辦?

1. 如果你是建立一個新創團隊的核心, 這樣的人就不要讓他進來嘛!
2. 如果你是接手一個現有團隊, 那就把積極主動的人安排成小主管, 讓他們去指揮其他被動的人.
3. 萬一被動的人官階比較高, 那就把這些被動的高官留在你身邊, 直接指揮.  或是設法讓他 "高昇" 到別的單位去.
4. 如果你又沒有這樣的權限, 那你應該仔細考慮要不要接這個團隊.
5. 萬一又非接不可, 那就認命吧!  不然就換工作囉?

前面提到的這位工程師, 他的專業不是我的領域, 所以他其實並不是 "從我這裡" 學到很多, 只是在這個環境裡他有了空間和動機去自學.  作為一個主管, 最容易犯的一個錯誤就是自認為懂得比別人多.  這或許不是來自自大, 而是一種使命感, 覺得要把屬下照顧好.  但事實上, 你承認自己不懂, 你就會發現別人懂的比你想像中多得多.  於是呢, 你這個主管就不用操那麼多心了.

無為而治, 不是什麼都不做, 而是知道什麼事不該做.
 ·  Translate
58
16
Nevin Chen's profile photoMichael Lin's profile photoZhoujin Wu's profile photo
3 comments
 
這邊的留言板,感覺回的輕鬆多了XD 雖然我好像很迷Google出的一切東西,Nexus 7 ,Nexus Q, Google Glass, Google API, 但是一談到Social Network還是覺得FB更直覺啊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Have him in circles
1,556 people

Ben Jai

Shared publicly  - 
 
建中電研社四巨頭睽違二十六年後重聚。張中豪,翟本喬,徐信麒,呂正平。
我們四個人上次全部聚在一起是還在台大的時候。之後有好幾次三個人的聚會,但總是缺一角。這次剛好呂正平從美國回來處理事情,機會難得,所以既使我手傷未瘉也是要抱病參加。呂正平還從家裡翻出了第一期社刋。張中豪會 scan 後 po 上來。
 ·  Translate
33
1
Bruce Chang's profile photoNai-li Miao's profile photo
 
30年.......這些人那些事..........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Ben Jai

Shared publicly  - 
 
昨天和一群朋友聚會, 談到大家個性的特色. 假設老板下令砍人, 各自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J (酒國名花轉任業務, 擁有極佳的事業...心): "靠! XXX, 敢得罪我老板, 砍!"
C (業務小主管, 執行力極強, 但溝通上有時有點外星人): 馬上提刀出門, 只聽外面一輪慘叫, C 拎著一顆人頭回來: "老板, 砍好了. 跟你確認一下, 是這一個嗎?"
S (虔誠信佛的大秘書): "不要殺生啦..." (淚珠串流而下...)
A (長駐日本的小女生): "哎呀, 怎麼會這樣子ね... 大家坐下來談嘛..."
E (注意細節, 但迷糊大事的小秘書): "派出所的電話是..., 檢察官的電話..., 葬儀社的電話..., 土葬的價格是..., 火葬的話..., 老板你為什麼要這些?"

然後一起看著我...

雖然我已經努力轉移話題好幾次了, 但是他們還是幫我擬好了答案: "看你是要輕殘, 重殘, 還是奪命, 有以下六種武器可以選擇..., 使用說明如附件; 要先派人觀察這個人平常的作息, 看他什麼時候防護最少... 規劃好逃生路線... 不過可以執行任務的人手不足, 可能要外包...; 最後總花費是一千四百萬, 但他才欠你五百萬, 幹嘛那麼大費周章? 交給法務處理就好了."

坐在旁邊的人資 Y (有時撈過界提供一些法律意見): "我今天沒有來開這個會."

另外一邊曾擔任這群朋友小老板, 常喝醉的大美女 H: "啊? 我什麼時候說要砍人了? 昨天我們又喝酒了嗎?"
 ·  Translate
12
Alfred Fan's profile photoAria Chan'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創意,就在這種天馬行空的想法中激盪出現  XD
事業...心   我笑了  XDDDD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Ben Jai

Shared publicly  - 
 
IoT 和 Big Data 商機的迷思

最近這幾年很多人聽到這兩個話題就覺得很有商機, 但商機在哪裡?
IoT 裡面的組成可以分成四個層級:
最下層的 device: 如何在每一個 device 上加上 sensor, 來製造 data source.  台灣硬體廠想的多半是這一層, 但這是利潤非常低的一個行業.
上來的 communication protocol: 這是把所有 data 收集起來的必要工具, 但沒有人能靠 protocol 賺錢.  有了 QualComm 3G 標準的例子在前面, 沒有人會再同意使用一個要付錢的 protocol.  這只會是一個像 TCP/IP 一樣的地位.
再上來的 data warehousing: 這是一個重頭戲, 所有的 data 要如何儲存, 以及系統能提供什麼樣的工具來讓你分析這些 data.  在 IoT 中這也是和 big data 產生關連的地方.  但有些人以為 big data 就是用 Hadoop 架一個系統.  這種想法就像三十年前有人認為學電腦就是買一台 Apple II clone 一樣.  還有一些聳動的標題出來 (我不標連結, 以免幫深度不夠的文章製造流量).  感謝學弟洪士灝先寫了一篇評論 (http://hungsh-ntucsie.blogspot.tw/2013/04/big-data.html), 我就不用多費事了.  Hadoop 這一類的工具只是讓你可以開始存這些 data, 以及開始寫分析程式.  就像你買了一套 Oracle 回來, 還是要自己制定 data schema 和寫 (或買) SQL 程式, 你的公司才會有人資系統, 會計系統等等.  所以真正重要的是...
最上層的 business intelligence: 這些 data 中到底有什麼有用的資訊在裡面?  有了這些資訊之後有能用它們來做什麼事?  這一方面就需要非常深厚的 domain knowledge 才能做到.  重點不是用什麼樣的工具, 而是應用領域的專家夠不夠.  很多業主以為挖了一個某大顧問集團的高級主管就可以做這一行了, 事實上人家背後龐大的顧問團你沒看到, 事後才抱怨好像花錢請人沒有發揮效用.  台廠是沒辦法在這一方面跟人家競爭的, 最好也只能選定一兩個領域, 集中開發.  不過如果有個五十一百家公司各自有自己的專長, 全台灣湊起來可能就有得拼了.
之前有一家國際大廠來談 IoT 的合作.  簡報完之後敝公司一位非常厲害的資深副總 (1) 提了一個問題, 一刀切中要害: "你們說可以技術轉移給我們, 請問這四層技術中有哪些是你們會保留的?  有哪些是會轉移給我們的?"  這位外商的高層技術主管大方地說: "大部份都可以轉移, 我們只保留一小部分."  這位副總當然不能輕易讓他混過去, 又再追問: "保留哪一部分?"  對方尷尬地說: "我們只保留 BI."  事實上就是利潤最高, 最賺錢的部分.  後來經濟部一位很認真把關的事務官 (2) 告訴我, 這家外商跟政府要錢設立 IoT 研發中心要不到, 就希望有台廠幫他背書, 以尋求掩護.  所以我後來才寫了那篇 "外商來台設立研發中心, 還要政府補助? 門兒都沒有!".

想要做 big data 的人請先認清楚: 什麼是 data?
存得起來的, 就是 storage.
看得到的, 才是 data.
看得懂的, 叫做 information.
用得出來的, 才能稱為 intelligence.
Big data 這個名字事實上是有點誤導.  真正賺錢的, 是從 big data 中萃取出來的 big intelligence.  為什麼 CIA 叫作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而不是 Central Information Agency 或 Central Data Agency?  而萃取 information 和 intelligence 的技術並不是現在才有的.  隨便問一個有水準的資訊/資工系教授, 就會告訴你 data mining, neural network, pattern recognition, statistical machine translation, information retrieval, ... 等等領域的歷史.  這些才是困難而需要投資開發的領域, 而不是一個簡單的大量儲存和平行運算系統.

希望我們台灣的企業主能認清這些技術的本質, 作出正確的投資.  不止是金錢, 更重要的是人力.  不要跟著沒水準的記者起舞, 而浪費了台灣寶貴的年輕人力資源.



註:
(1) 對! 台灣現有產業主管還是有很多有眼光和遠見的.  年輕人不要隨便看不起人家, 以為人家都跟不上時代.
(2) 對! 我們政府官員還是有很多有水準又認真做事的!
64
34
Howie Wu's profile photoYuan WEN's profile photo
 
深入有見識的文章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Ben Jai

Shared publicly  - 
 
在 Google 的一局橋牌

今天頭腦不是很清楚, 寫點輕鬆的.

Google 有一個橋牌社, 每星期一晚上聚會.  有一次和幾位高手過招, 我方的牌如下:
S Kxx
H xxx
D Qxxx
C Kxx

S AQxxxx
H QJ
D Jx
C AQx
叫牌過程是: (我們用美國黃卡制)
South North
1S      2S
3S[1]  4S[2]
All pass
[1] 雖然我的點數不是很高, 但牌型好.  如果夥伴的點數都長對位置的話是很有可能成局的, 所以還是邀請了.
[2] 夥伴想: 反正是你在打.  要上就上, 後面你自己負責.
西家首引方塊 A, 然後打一張小方塊, 夢家放小, 到東家的 K.  東家回引一張中方塊.  我得開始思考.
合約本來是倒一, 現在看來有可能倒二, 因為西家擺明了是要王吃.

我如果大王吃來避免這個失墩, 王牌 J 可能敲不下來, 紅心的兩個失墩還在.  就算可以清完王牌, 也只有方塊 Q 可以抛一張紅心, 還是倒一.

我如果抛一張紅心, 對方會馬上看出弱點所在, 王吃方塊後回攻紅心到東家, 再來王吃一次方塊.  這個時候我就算大王吃, 然後把 J 敲下來, 也是已經倒一了.  更何況東家的回引中方塊 (而非小方塊) 已經指示了王吃後回攻紅心.

這時候我作了一件看來奇怪的事: 我抛了一張不是失墩的小梅花!
西家王吃後陷入長考: 為什麼我抛梅花?

首先, 紅心 AK 一定分家, 不然都有的那一方早就把兩墩提掉了.  我賭他只有 K.  因為如果他有 A 的話我反正一點希望都沒有.  從我的叫牌來看, 我應該還有更多點數.  桌上紅心沒有點數, 所以我可能有 AQ.  他如果回攻紅心的話, 就會正好送一墩給我.  我抛梅花可能是弱點在梅花.

他該相信我, 還是相信他的夥伴?

他決定回攻梅花, 穿梭桌上的 Kxx.
我從夢家放小.  當東家也放小的時候, 西家氣得把牌摔在桌上.  我安慰他: "If it's any consolation, this would not have worked on a lesser opponent."  (也許這可以安慰你: 我這一招對比較差的對手是沒有用的.)

我先提掉梅花 AQ 以免斷橋, 然後清王停到桌上, 用方塊 Q 和梅花 K 抛掉手上的紅心 QJ, 完成合約.  +620 分, 而不是認命倒一的 -100 分.
當然, 我的做法讓倒二的機會昇高 - 如果對手還是回攻紅心的話.  如果對手全部做對了, 再加上我的運氣差到極點 (黑桃 4-0 分配), 倒三都是有可能的.  但我看到了唯一的機會 - 東家的信號不夠明確 (他應該回攻方塊 10, 西家就絕無疑惑了) - 在瞬間作出決定, 若無其事地抛了那張小梅花, 製造了成約的唯一機會.  而且我動作很快.  如果是長考後才出牌, 對方就會看出破綻了.

跟我熟的朋友可能會想到: 我不止是在談橋牌.

1. 我為什麼不保守一點, 停在保證可成的 2S 就好了, 而要去嘗試成局?
2. 中間為什麼不走安全路線, 倒一 -100 就算了, 而要去冒倒二 -200 甚至倒三 -300 的險?
3. 我如果失敗了, 我的隊友不會怪我嗎?
4. 對方出錯了, 隊友之間有沒有吵架?

1. 在橋牌比賽中, 你的目的不是要得正分, 是要得比別人坐在你這個位子的時候更高的分數.  2S 是任何中等牌手都辦得到的事.  常常保守的人, 永遠贏不了比賽.  在企業界也是一樣, 大家都會做的事, 幹嘛要付你高薪來做?  找個 22K 的就好啦.  在公司的層級來說, 不敢冒險的公司, 永遠只能做老五.  請問作業系統的老五是誰?  晶圓代工的老五是誰?  手機的老五是誰?  便利商店的老五是誰?  在很多行業裡, 老三甚至老二就已經沒錢賺了, 何況老五.
2. 當你面對一個不利的狀況, 但看到一個機會時, 你要抓住這個機會, 還是認賠殺出?  第一要看你有沒有準備好抓住這個機會.  在出那一張牌的時候, 如果我事先沒有心理準備, 而花了十秒去想, 那就已經太晚了, 只好認賠殺出.  第二要看你能不能承受失敗的後果.  如果一次失敗就萬劫不復的話, 那就不能冒險.  橋牌不是一局定勝負.  這局多輸了 100 分, 下幾局補回來就是了.  企業也是一樣.  大企業裡面的小投資, 不應該怕失敗.  如果是小企業, 倒了再開一家就是了.  反而是中型企業, 或是大企業裡面的中級主管顧慮最多.
3. 我和我的隊友在作事後分析 (post-mortem) 的時候從來不說 "你應該如何如何..."; 永遠是 "我應該如何如何...", 或是 "我們下次可以如何如何...".  甚至很多時候是 "Nice try!  Too bad it didn't work.  We'll have better luck next time."  因為你作的是精打細算後的冒險, 而不是白痴式的冒險.
4. 西家罵東家信號不夠明確, 東家則認為他回攻不是最小的一張方塊, 就已經說明不要回引梅花了.  接下來的幾局兩人氣氛惡劣, 一敗塗地.  隊友間的信任和善意是非常重要的.  隊長在組隊的時候, 寧可放棄一兩個不合作的高手, 而用一群可以合作無間的中上之材.

跟我更熟的朋友會想到: 我根本就不是在談橋牌.
23
13
Add a comment...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1,556 people
Work
Employment
  • Hope Bay Technologies, Inc.
    Founder & CEO, 2013 - present
  • Delta Electronics, Inc.
    Senior Director, 2010 - 2013
  • Google, Inc.
    Architect, 2003 - 2010
  • Bell Labs
    Research Scientist, 1999 - 2003
  • Consultant
    1984 - 1999
Links
YouTube
Other profiles
Story
Tagline
The long-hair Cloud tech guy in Taiwan.
Introduction
Bell labs, Google, Delta Electronics, Founded Hope Bay Tech.
First student to skip a grade in Taiwan.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