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黃哲斌
10,351 followers -
沒事來玩玩
沒事來玩玩

10,351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摘引內文)

據「新廣播電視法」,新聞報導及政論節目不得置入行銷,若呱吉爆料為真,此事確具公共價值。

在公共利益上,新聞報導或節目接受置入,有兩個糟糕結果,一是資訊不對等,損害觀眾權益;二是部分參選人得以金錢置入媒體,影響選舉公平性。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以下引述內文

明顯例證是,曾大聲疾呼「網路中立性」的Netflix,如今態度閃爍,執行長公開宣稱,他們已經「壯大到足以與ISP交易」,協商有利方案。他直言,未來輪到那些剛萌芽的競爭者,必須承受苦果。

相反的,Google仍舊強烈支持「網路中立性」,官網強調:「網路是一個平等領域,讓新進者與業界大咖擁有相同立足點,可以觸及網路用戶。如果網路供應商能阻礙特定服務,讓某些網站內容優先,將威脅網路的創新」。

事實上,包括Google、Twitter、亞馬遜等八萬多個網站,都加入支持網路中立性的抗議行列。網民在Twitter發起標籤串連、在推文網站Reddit洗版、網路人權團體號召群眾前往威訊門市抗議、FCC網站收到數以萬計的反對意見,希望能擋下FCC主委的提案。

過去幾年,臉書等社交平台的例子,證明「當中介傳播者擁有守門權力」,基於自身利益操縱資訊優先排序,對新聞媒體與公共領域將造成巨大傷害。公用事業性格更強的網路服務商一旦加入混戰,將使得網路世界的強弱更明顯、資訊貧富差距更大;不同費率方案也會樹立隱形壁壘,讓我們的網路公共空間益發破碎、零亂,公眾溝通更加困難。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以下引述內文

《衛報》近一年的「危機行銷」,堪稱成效斐然,也暫時止住財務血口。英國脫歐、川普當選固然有推波助瀾之功,更重要的是,他們正好搭上「新聞付費」的趨勢班車。根據牛津大學的路透新聞研究機構調查,目前英國只有百分之六的讀者曾付費看新聞,百分之九未來願意付費;同一份調查預估,未來五到十年,新聞付費讀者可能高達兩成。

在美國今年的調查裡,18到34歲是最願意為新聞付費的年齡層;微妙的是,在以往的調查中,此一年輕族群最不願意為數位新聞付費,網路消費習慣似乎正在轉變。

還有一項關鍵,根據美聯社研究機構另一份調查,讀者願意為新聞付費的首要動機是,尋找高關心度的高品質報導;而且目前的新聞付費讀者中,多數認為「物有所值」,訂價並不算高。

上述趨勢,顯然有利於《衛報》等媒體發展收費機制;但《金融時報》最近也指出,未來所謂「新聞付費」,可能不只直接向媒體源頭訂閱,而是改向Google或Medium等聚合式內容平台訂閱。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引述內文

網路資訊模式固然動搖新聞媒體的生存根基,讓記者這一行格外辛苦;然而,對於具備冒險精神的新聞人,這或許是最好的時代,因為個人品牌成為可能、小型媒體也有機會創造巨大價值。不過必須提醒,現階段的獨立媒體創業者,像是「帶著一把瑞士刀,隻身在荒島求生」,你必須靈活、充滿創意、有吃苦的準備、有寂寞的決心、即使失敗也無所怨悔。

此外,社群媒體開啟記者的獨立時代,也讓「虛榮」成為更高層次的挑戰,跟隨者、按讚數、網友的恭維掌聲,讓新聞記者更容易混淆名聲與責任,有時會忘記謹慎選擇戰場,而不迷失於網路鏡像的虛幻自我。

最後,如果問我,記者生涯的最大收穫是什麼,我會說,是一種「窺探世界複雜性的機會」。

我們經常難以簡單回應這些複雜問題,只能盡量以明晰的方式,提出相對合理的詮釋。更大挑戰是,記者經常接觸與己身立場相反的觀點,這份職業需要你去聆聽、蒐證、質疑、辯論,最終找到說服自己,同時說服讀者的論點;而不是很快下結論,迅速站隊表態。

這是記者職業的艱難之處,也是美妙之處,你必須在黑與白之間,辨識灰色的一百種漸層,又不致淪於虛無犬儒,但願,你也能享受其中樂趣。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以下引述內文)

一九七〇年代末,我上了中學,一面忙於科舉應試,「電視」也開始出現多元應用,不再只能旋鈕打開電源,選台器在三個頻道之間轉來轉去,像是考卷上的ABC單選題。因為,當時已沒有木腿、更像是一方壁爐的電視機,有了一個名為「錄放影機」的小兄弟,這位小兄弟身邊帶著另一個小兄弟「迴帶機」,三者之間唇齒相依,像極了太陽、地球、月球的天文關係。

對了,你一定聽過,那時節有場慘烈的世界大戰,VHS與Betamax兩大陣營,如同錄像科技的同盟國與軸心國。戰爭整整打了十幾年,在錄影帶店老闆口中,它們簡稱為「大帶」與「小帶」,兩者在店內楚河漢界,爭搶地盤,從錄影帶櫃位增減多寡,就能看出兩大陣營的版圖消長,像是鏖戰十八局的棒球比賽,最後,由VHS陣營慘勝。

很久之後,我才理解「錄影帶」的革命性意義,那是有史以來,家庭收視者第一次擺脫電視台節目表的線性排播限制。第一次,「隨選(On Demand)」這個如今稀鬆平常的概念,滲透進入電視時代。我們可以錄下節目,重新安排觀看時間;我們可以快轉、暫停、倒轉、慢動作播放;我們可以重覆收看數十次,直到錄影帶的磁粉毀損為止。

另一種庶民文化趁此崛起,有些被視為「難登大雅之堂」的節目,布袋戲、港劇、三級片,因意識形態或排播限制,無法擠進三台,但得以透過錄影帶大量流通;更別提八〇年代席捲台灣的《豬哥亮歌廳秀》,前後七百多集,是當時出租率最高的系列影帶,若換算為收視人口,恐怕能擊敗許多週末綜藝節目。

那是電視媒體的一種民主隱喻,娛樂選擇的平民解放,巧妙地,約莫與台灣社會的政治解放遙遙相應。選舉造勢場合的民主香腸攤不遠處,一定會有禁書及錄影帶攤位,販售著三台電視新聞不告訴你的事。等我進大學的八〇年代中期,「綠色小組」彷彿是一種秘密結社的堂口暗號,透過錄影帶,反抗著電視台背後的老大哥。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棒球恐怖故事 — — 及其美好結局】

今天,這故事有了一個美好結局,小熊隊將去年世界大賽奪得的冠軍戒指,挪出一枚,鐫刻上Bartman的名字,送給這位因棒球而受盡恐嚇屈辱的球迷。

如果,你還沒聽過Steve Bartman的故事,可以先往下拉,看本文後半部。如果,你已知道這位「山羊魔咒」史上,最慘烈的一頁傳奇。接下來,我要推薦一讀的是,Bartman獲頒冠軍戒指後,發布的個人聲明。

他的以下這段話,特別值得在網路時代,尤其是社群媒體時代的我們,時時刻刻警惕深思:

我謙卑地接受這枚戒指,不只因為它象徵運動世界最具歷史意義的成就,也因為它是一個重要提醒,提醒社會中的我們應如何對待彼此;我希望我們都能從我的經驗裡,學習看待運動賽事是一項娛樂,而避免嚴厲尋找代罪羔羊。同時,督促新聞媒體與投機商人遵守企業倫理,尊重個人隱私,不要剝削任何個體以換取商業利益。

最後,他感謝芝加哥小熊帶回令人難忘的2016年冠軍,並以一句感人話語結尾:「我很高興能與小熊家族團圓,並將正面迎向我自己的人生。」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引述內文

Social Capital的投資者薩維利(Jay Zaveri)表示,「我看到1990年代的Google和亞馬遜之時,我覺得那就像是自葡萄牙首度出航的哥倫布或達伽馬。」

薩維利認為,早期的網路先鋒抓住了「低懸的果實」,佔據搜尋、社群網絡、電子商務等利潤豐厚的利基。Pinterest、Blue Apron等後進者到來之時,能夠採摘的果實已然變少。

但其他人告訴我,情況並不是那麼單純。

今日的科技巨人非常擅於預測威脅、並先發制人。它們會積極跨入新市場、在潛在對手規模相對較小之時收購它們。部分批評者表示,它們也更擅於掌控並鎖死網路基礎建設的關鍵之處,封死早期網路新創用來步入大眾市場的道路。

因此,曾以劇烈變動聞名的產業,愈來愈像是傳統的寡佔市場,由少數幾間大企業主導,而且它們的地位似乎愈來愈安穩。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社群風暴:花花女郎、哈佛新生、與未來學家的科技夢】

(節錄內文)

當發布訊息如此容易,只需按下幾個按鍵,幾秒鐘之間,就能向數以萬計的陌生人群傳送影像或文字,有時,我們僅僅為了遊戲感或發表慾,卻輕忽了後果與責任。

剛被哈佛大學撤銷入學資格的十幾名年輕人,或許與Mathers同樣懊悔。今年四月,一群哈佛準新鮮人在他們的不公開臉書社團裡,熱烈交換校園槍擊案、納粹、虐童、種族及性剝削的各種玩笑,以及惡搞照片,校方發現後,撤回他們的入學許可。諷刺的是,此事恰好在臉書老闆馬克佐伯格,回哈佛母校發表畢業演講的一個月前。

這是當代的尷尬矛盾,社交平台一方面否定隱私的重要性,積極鼓勵人們分享他們的思想與生活;另一方面疏於提醒,網路上沒有真正的隱私,「閱後即焚」的Snapchat、不公開的臉書群組,並不能讓你豁免於犯下蠢事的嚴重後果。

《華爾街日報》一篇網路隱私教學文的導言,做了很好的比喻:「既然你不會在時代廣場上裸奔,所以,也別在網路上裸奔。」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氣走Uber的城市,奧斯汀的勵志故事】

(節錄內文)

Uber及Lyft留下超過一萬名司機,他們先成立一個臉書專頁,供乘客叫車之用;不到一個月,當地兩家科技公司老闆,靠著群眾募資,籌得七百萬美元,合力推出一個非營利的叫車軟體公司「RideAustin」,立即填補Uber遺留的出租車市場。

而且,這個App建立在「以司機為中心」的營運模式上,相較於Uber等公司抽取車資兩成到兩成五佣金,此一軟體完全不向司機抽成,司機的收入比自然以前高,乘客也享有較低車資,後者下車刷卡時,同時能決定是否線上小額捐款給當地慈善機構,據稱,該軟體每週平均超過六萬次叫車紀錄、已募得超過二十萬美元公益款項。

這一切,都發生在Uber近來職場性騷擾、涉嫌盜用Google自動車技術、使用舞弊軟體迴避執法單位查緝、變相支持川普移民禁令等爭議之前;換言之,早在這家共乘軟體巨頭顯露種種缺陷,一個具自覺的社會群體,就以創意與行動,證明「開放」與「競爭」往往能讓科技發揮最大效用,真正「為人民服務」。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