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邱成任
Works at 自宅
298 followers|209,879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古人是怎样解决盗窃现象的

文: 梁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范元琰是南北朝时的人,家贫,只以种菜为职业。有一天他出门,见到有人盗窃他家的菜,范元琰就退走。他的母亲问他缘故,他就照实回答。母亲问他偷菜的是谁。他回答说:“先前之所以退避,就是担心偷的人受到羞辱。现在说出他的名字,希望母亲您不要泄漏给别人。”于是,母子二人为偷菜的人保守了秘密。

有人越过水沟,偷盗他家的竹笋。范元琰就砍伐木头,作为桥梁,供偷笋人渡过水沟。自从那以后,偷盗的人大为惭愧,整个乡里不再有偷盗的了。

沛国的刘瓛深深器重他的人品,表彰他的德行。齐建武二年、天监九年,朝廷请他担任官职,他都不去,淡泊名利。

在道德很高的古代,不用警察,盗窃的人自己就知道惭愧,被感动、教化的再也不偷盗了。

中共用手机实名制、火车票实名制把百姓捆束的越来越严,对社会的管制越来越严,社会治安却越来越不好,警察向小偷收保护费,小偷按时给警察上贡。社会的腐败、道德底线的崩溃,是中共无法解决的。天灭中共在即,赶快退出中共党团队,才能保命,中国才能有美好明天。

(参考《梁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四十五 处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1/%E5%8F%A4%E4%BA%BA%E6%98%AF%E6%80%8E%E6%A0%B7%E8%A7%A3%E5%86%B3%E7%9B%97%E7%AA%83%E7%8E%B0%E8%B1%A1%E7%9A%84-312853.html
 ·  Translate
1 comment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Crucifixion of St. Peter Caravaggio [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 b. Milano, 28 September 1571 - d. Porto Ercole, 18 July 1610)], "Martyrdom of St. Peter," 1600-01. Oil on canvas, 90 1/2 x 70 in (230 x 175 cm). Cerasi Chapel, Santa Maria del Popolo, Roma.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Salvador Dali, Christ of St. John of the Cross, 1951
1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Lady Godiva
1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陈光诚:末日疯狂

中共又在不断利用喉舌诋毁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及访民了。这种做法的指导思想和1999年诋毁法轮功是一样的。只是气势没有那么大,马力没有那么足而已。

文中多次把党卫军的组成部分“公安”说成是“民警”,把行使言论自由权和人民的响应与支持污为炒作。中共还有意识地把有组织和犯罪妄图混为一谈来混淆视听,愚弄民众。当然,中共最怕人民组织起来反抗它的暴政,任何一个独裁者都是如此。

中共当然知道,抢来的权力在现代社会根本不具有任何正当性和合法性。所以,只能靠谎言和暴力维持,无法堂堂正正地做到实事求是,以理服人,光明磊落。认为只要从制度上迫使人民心存恐惧,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从法律上使之不能有组织地与中共暴政对抗,专制政权就借此得以维系下去。

通俗地讲,社会主义的最大“优越性”就是共产党可以组织起来,以群殴的优势对付只能与它“单挑”的民众。我认为这才是所谓的理论、道路和制度“三个自信”的来源和根本所在。

有组织就是犯罪吗?显然不是。国际法“联合国宪章”中的“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2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人人有权享受与他人结社的自由,包括组织和参加工会,以保护他的利益的权利”。第二款:“对此项权利的行使不得加以限制。”

根据国际法这些规定,任何政权利用国家机器、政府公权限制公民的自由和自由地组织起来的权利才是真正的犯罪。中共政权早在1998年就签署了该国际公约,不仅至今拒绝执行,还不断公然违犯国际法,任意绑架,拘押,酷刑,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

7月1日新的国安法(应该是共安法)实施仅几个工作日,中共就急不可耐地对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及访民进行全国性的抓捕,打压。自9日周世峰和王宇两位人权律师被抓后,李和平,谢阳,隋牧青,王全章等律师相继被抓。

至今已有近300名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等遭抓捕关押或传唤威胁。而且禁止被抓者与律师会见,甚至威胁要求会见被抓捕的律师的律师和他们的家人。

王宇律师的16岁儿子等家人也遭威胁软禁,孩子不能按计划上学。中共为了逼迫之前被抓的吴淦(网名屠夫)认罪,竟然株连抓捕了他的父亲。另外,中共爪牙几乎要求所有遭传唤威胁的人不要关注周世峰、王宇两位律师的案件,不要在网上发表评论,已经写的必须删掉。

我不禁要问“你中共要是做的对,还怕人说吗?”不难看出这是一场由中共高层统一部署直接指挥的、蓄谋已久的迫害行动。

尽管如此,大量不断揭露中共乱权妄为的信息说明人民的心气益强已远胜从前,恐吓的作用式微已今非昔比。

近10多年来,中国人民的意识觉醒,超过了过去几十年的总和。从个人维权走向群体维权,从维护物权到捍卫人权。各地各界的朋友为了公益与责任守望相助,彼此支援,围观迫害,不畏艰险。行动力与影响力都迅速地大幅提高,公民的这种互动维权是公民社会日趋成熟的标志。

公民的行动,使得中共的“斩首”、“截访”、“黑监狱”等黑箱维稳难度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付出的政治代价更是无法估量,故成中共的心腹大患。其实这是中共政权全面腐败堕落所导致的社会的必然反应。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社会多领域的全面反弹。

显而易见,并非抓了人权律师与维权者,问题就解决了。只要奴役与压迫不停,反抗与斗争就不会停止。当今时代,迫害行动只能加快人民认清中共独裁统治真面目的速度,起到陪着公民练兵的作用。历史必将证明这一点。写到此,我似乎进一步地理解了“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的真正含义。

其实,从中共建立庞大的暴力维稳系统来对付自己的人民,就标志着中共与中国人民的矛盾再也无法调和。一个把自己的人民视为敌人的政权,也就注定其必然灭亡。无论中共再怎么垂死挣扎,要想改变浩荡的民主历史潮流纯属痴心妄想。

http://www.botanwang.com/node/40103
来源: 自由亚洲
作者: 陈光诚
#维权律师 #新颖视角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3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悲喜泪
Tears of Grief and Joy

油画, 79 x 247 英寸, 2007年, 张昆仑
Oil on Canvas (79 x 247 inches) 2007, Kunlun Zhang

Over 5,000 years ago, human morality had declined to a terrible extent. In response, a catastrophic flood almost wiped out the whole world. Three thousand years later, the Roman Empire brutally persecuted Christians. A series of plagues subsequently killed almost half of the population. Sadly, history seems to repeat itself. Today, the deterioration of moral values has once more fallen to a dangerous level.

这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充满了警世的意味,在当前纷扰的时局中,值得观者深思。

过去宗教中提到最後的审判,认为在最後时刻,神会再来,接引善良的生命升往天堂,而邪恶的生命则打下地狱。善恶有报是宇宙永恒不变的法则。

而这幅悲喜泪,是作者在修炼中理解到的,宇宙坏灭的最後到更新之前的大淘汰景象,希望藉此警示那些邪恶顽劣之辈,悬崖勒马。

大约五千年前,由於人类道德的败坏,神以大洪水的方式对人类进行了大淘汰,只有少数善良的人留了下来;两千年前,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残酷迫害,世人不但漠视甚至引以为乐,其後爆发几次大瘟疫,使人口消灭近半。可悲的是历史似乎一再重演。今日人类道德的败坏前所未有,物欲横流,是非颠倒,人类已经到了危险的阶段。

Religions in the past talked about “The Last Judgment.” It is said that God would reappear to receive good people into heaven and strike down bad people to hell. “Good and evil shall receive their due reward” is an immutable truth of the cosmos.

The universal principles of Falun Gong—Truthfulness, Compassion, and Forbearance—bring hope to humankind. However, since 1999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carried out a brutal persecution of this peaceful meditation practice.

Profiteering from slave labor and 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has reduced humanity to a new low. Lies and propaganda have generated misunderstanding and hatred against Falun Gong. Perhaps because of implied threat or financial inducements, world governments, the business community and international media have turned a blind eye to this human catastrophe. Such organizations pay lip service to conscience, freedom of belief, and human rights.

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传出,就是在挽救人类的道德,也是人最後回升的希望。然而,中共邪党却对大法师徒进行文革式铺天盖地的诽谤、群体灭绝式的迫害,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取暴利。不仅阻断了许多众生回归的路,还把人类道德破坏的更为彻底,把人类推向更危险的边缘。

在恶党的谎言蒙蔽下,多少人带着误解仇恨法轮功?在威胁利诱下,多少世人,包括各国政府、商人、媒体在惨绝人寰的迫害面前默不做声,甚至和邪恶政权同流合污?人们口口声声说的良知、自由、人权此时都变得一钱不值。然而,人以为自己在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形势,事实上在神的眼里,这些人危险了!因为这是一次对人心善恶的大检验,生命能否进入未来的标准。

这就是为什麽法轮大法师徒们在承受迫害的同时,还要不计代价的讲清真相、苦口婆心呼唤良知。生命是珍贵的。特别是今天在世界上的人群中,有多少是当初同样发愿下世救度众生,却在千年轮回中迷失了的高层生命…当初他也是为了众生,敢於抛弃神的光环,下到险恶的人间,尝尽轮回之苦,冒着迷失回不去甚至被销毁的危险…,这样的生命能不救吗?

然而,任凭怎样努力,有许多人确实已经无法挽救。当年大洪水到来之前,人们曾嘲笑造方舟的诺亚;2006年的南亚大海啸到来之前,有多少无视於异象和警告,反而深入海滩拾贝捞鱼为乐,然而倾刻间海啸来临,数十万生命就消失了。

而自古流传的许多警世预言,都谈到了一场牵涉所有生命未来的大劫难,超过以往所有的灾难。因此画家表现出来的景象格外惊心动魄。

画面构思十分简洁,以一个极富动感大S型构图,把上下两个极端的结局——修炼人的升天与恶人的毁灭——连接起来;观众的视线移动的同时,经历着连串的视觉震撼。其中灾难的场面占了画面的绝大部分,显示出淘汰的惨烈前所未有。

细看画面下方屍骨遍地,追随中共行恶或没有抹去兽记(退党)的党员在劫难逃;画面中段,随着爆炸烟硝四散的残肢、抛在空中的王冠,说明对恶人的淘汰不分贫富高低。

视线移往左上方,大法弟子直到最後一分钟还努力在救人;而修炼圆满的大法弟子正飞向那无比美好的天国世界。上方中央看到整个过程的佛,道,神,一方面为圆满者庆幸,同时也为毁灭者落泪。这是作品名称悲喜泪的由来。

The silence is deafening in the face of these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So it is up to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themselves in the middle of this persecution to raise awareness and bring out the truth. They continually speak the truth to provide an opportunity for the world’s people to take a stand and position themselves.

The S shape composition in this painting links the two extremes-good people ascending to heaven and the wicked facing destruction. This is the judgment that people make for themselves.

The artist earnestly wishes a bright future for those who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see this painting.

最後以一首歌找真相,祝愿有缘人走向光明美好的未来。

天地两茫茫,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

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

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3
Add a comment...
In their circles
117 people
Have them in circles
298 people
磊绍's profile photo
萧颖安's profile photo
韩韦's profile photo
Yoshitsugu Wachi's profile photo
zhu xiuli's profile photo
huang sir's profile photo
zhanbin zhang's profile photo
GEORGE CIPRIAN CRISTEA's profile photo
貅貔's profile photo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Brightness in the Night

Oil on Canvas (36 x 48 inches) 2007, Xiaoping Chen

Darkness both metaphorical and material envelops a Chinese street. On this dark night a mother and her child post flyers decrying the oppressive communist regime. The child’s meditative hand gesture expresses the inner conviction that inspires such valiant acts.

If discovered in this act, a person can be arrested, tortured, and murdered. Because of the totalitarian grip on print and broadcast media by China’s communist rulers, this activity is the only way to protest and speak out against oppression.

Since 1999 the state has marshaled all of its media resources, led by the Ministry of Propaganda, in a nationwide campaign to vilify Falun Gong. The disinformation has bred hatred, distrust, and even violence.
5
3
陈真愿's profile photogoodman L'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Saint Peter, Sir Anthony van Dyck, Born: Mar 22, 1599 · Antwerp, Belgium Died: Dec 09, 1641 · London, England
1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Argo by C. Volanakis. Years before the Trojan War, Jason and the Argonauts travelled to Colchis to find the Golden Fleece. The legend of such a Fleece likely stems from the practice in the Black Sea to submerge a lamb's fleece in a stream to gather gold-dust. This practice is still in use.
1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兄弟俩遭迫害 武汉郭武胜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郭武胜,与哥哥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长期遭受迫害,家人也不得安宁。日前郭武胜向最高检察院与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

郭武胜控诉说:“因为江泽民团伙的迫害,我们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十六年来遭遇这样那样的迫害,还被不明真相的人笑话,指骂成反革命、×教分子。因为江系集团制造的社会舆论,造成我爸妈对儿女们的不理解,有的人在背后戳他们脊梁骨,冷嘲热讽……因为江集团的迫害,我哥俩生活工作被扰乱,家人因为打官司、探监、看病在经济上损失巨大,我妻子、我父母受到严重的精神创伤,我们全家承受着这么多年的屈辱!”

下面是郭武胜陈述的部分控告事实和理由:

我于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接触法轮大法。师父教我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指导修炼,功法功理博大精深,玄妙至极,让我对生命、人体、空间、物质能量等有了全新的认识,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就是返本归真。自小我就体弱多病,有支气管炎,经常胸闷咳嗽、感冒发烧,化脓性中耳炎在武汉、孝感几大医院看了好多年。修炼以后,身心健康,看什么都是美好的,家庭和睦,邻里团结,积极上进,业余时间提升学历,学习综合技能,在单位爱岗敬业,与同事领导都能建立友好关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嫉妒和私欲,公然操纵政治集团和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及修炼者暴力打压。一时间新闻媒体谣言铺天盖地,大有文革之势。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污蔑的。媒体对大法师父的造谣诽谤,作为弟子不能听之任之。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我因到北京上访被遣返回汉,在武汉市东西湖吴家山第一看守所拘留十五天,拘留期间每天削洋葱,我在放风场炼站桩时,曾被犯人冲上来飞蹬一脚,他们受看守员指使监视我,不让炼。拘留期满后转入吴家山气象局洗脑班(610所属三支沟东光宾馆法轮功转化学习班),非法关押十多天。当时所谓帮教人员有钟作运、罗新发、郭汉宜,天天强迫看造谣新闻报纸等,强迫我写认识写决裂书。

上访回来后,我爸受谣言蛊惑,配合辛安渡派出所前×任所长肖佑斌、代桂华、农场钟书记等,到我古田一路出租屋内,抄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在我父母家抄走炼功服、录音带、手抄经文等。

在气象局洗脑班期间,一个在广东打工的高中女同学给我来信,就只是谈谈工作、叙叙旧而已。未经我本人许可,610扣押且擅自拆开这封信,好几个人看过了,连帮教人员都先于我知道信中内容。

在气象局洗脑班费用标准是四十元/人/日。我爸妈没钱买化肥、农药,把牛卖了,农场和大队还有人到家里来算我在洗脑班用了多少多少钱,我爸妈坚决不给。好心人早就提醒,江系集团为了镇压拨款巨大,叫家人谨防敲诈勒索。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几号,我因为再次进京上访,回来时被郭书记撞上,直接被绑架到东西湖燕岭洗脑班,非法关押四个月。期间我曾绝食三天。为了达到转化目的,610指使法院、司法局、检察院、教育局及各学员相关单位或街道社区派人,轮番上课做洗脑工作。我每天被关在寝室,强迫写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有时强迫唱红歌。

在燕岭关押期间,所谓“通讯员”丁其刚在《东西湖区委机关报》(九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创刊,后更名为《东西湖报》)上,对我大肆污蔑,搬弄是非,文章称我是法轮功骨干成员,组织串联活动,私自藏有违禁书刊,不思悔改,屡次进京,顽固不化等等。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正在地里干活,辛安渡派出所肖佑斌、代桂华、罗新发一伙,开着警车到地里将我弄回去,跟我父母说带我到洗脑班继续教育。在吴家山六支沟警校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管制我的帮教人员是教委派的周老师,因为我没有按要求写认识,他叫我面壁思过、立正不准动,那个环境本来吃不好睡不好,加上精神压力大,站了几个小时后晕倒了,医务人员赶来后测血压有一百四十。

二零零一年底,我哥郭武海,因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后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如果不是他打工的米酒厂通知说我哥被抓了,我们都不知道他出事了。二零零二年,我哥在武汉何湾劳教所期间,时常被剥夺睡眠时间,强迫洗脑学习。我和母亲几乎每个月去探视,后来因得知我也是炼法轮功的,劳教所剥夺了我探视的权利。

二零零三年三月,我在祁家山洗车店洗车,辛安渡派出所肖佑斌、代桂华、罗新发到店里来骚扰,说我是法轮功上访人员,已上黑名单了(上面写有机密二字),他们要给我照相,要带我到派出所问话按手印留指纹,我坚决不配合,高呼“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等,后被强行塞进车绑架至派出所。祁家山社区由610指使给店主施加压力,我怕影响人家做生意主动不做了。我失去工作后,半年多都没有经济来源。

二零零四年初,我姐夫张正洲,因在辛安渡汉宜大队发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后被非法拘留,又转至额头湾洗脑班,直到五月才放回家。我姐姐姐夫也被带到派出所按过指纹,有时他们在地里干活,也有人去骚扰问话。村干部也受层层上级指使,暗中监视我姐家。

二零零零年至今,辛安渡派出所和610逢年过节来骚扰,尤其两会期间、四二五、七二零、五一、十一等,不是暗中监视居住、电话窃听,就是到家里或工作单位照相,盘问最近往来行踪。这种行为对我们的正常生活造成很大的心理困扰。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晚上九点多,三、四辆小车停于我家楼下,近二十人把前门后院包围,二名国安人员刘×、蔡×,用长梯翻到我二楼阳台使劲敲门,只听一楼撞门声,他们像土匪一样破门而入,门框及门锁均已撞坏,这伙自称是市里区里来的人,伙同辛安渡派出所办案人员代赤军、杨智、代桂华,抄走我和我哥的许多大法书籍、几部电脑、U盘、打印机等。他们给我出示的空白搜查令,除一个盖章外,没有填写任何内容及事由,没有一个人签字,也没有批准日期。当晚抢劫的私人物品有辛安渡派出所办案人员签字的物品扣押清单为证,同时签字的还有政法委书记彭勤学、辛安渡集镇社区李望娣。当晚十点多,我兄弟二人被劫持至派出所作笔录。第二天下午二点多,我哥被劫持至吴家山径河看守所,我由妻子陪同回家。

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早,我和我妈、姐姐、姐夫一起到派出所讲道理,强烈要求放人,被派出所无理拒绝。之后两天,我在上班时间被派出所绑架至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直到四月底才放回。在洗脑班的前两天,国安人员一直强迫我站直,不让我坐也不让我睡,他们则轮班提审,其中一个国安狠狠地扇了我一耳光,威逼、恐吓我要识相,说我哥已经怎么怎么了,我要不配合调查就如何如何。在洗脑班,我每天被禁闭在小房间,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管教强迫我每天看洗脑光盘,写认识和悔过书等。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当晚,我妻子张丽华受到惊吓,从那以后再无心思摆地摊了。我被非法关押后,她去派出所要人,派出所叫她找农场,她后来带被子住在彭勤学办公的综治办,天天要人。这地方不是谁都情愿来的,在那里吃不方便睡也不好,她成天为我的事担心、焦虑、恐惧,精神几度崩溃,有一次在要人过程中情绪激动,急火攻心倒地昏迷,血压攀高。当时才三十岁就落下高血压和美尼尔氏综合症的病根,现在饮食都得控制,发作时还得用中药和西药配合治疗。当年的事对她而言就是一场噩梦,不愿面对也不愿勾起痛苦的回忆。江系集团对我妻子身体和精神的极大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二零一零年五月,我从二道棚洗脑班回来后,几次去东西湖法院询问我哥案情的进展情况,并向审理案件的张小云法官提出要求归还电脑等私人物品,几次预约推脱不见,最后见面以种种借口不归还。我和我妈聘请北京律师为我哥进行无罪辩护。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开庭前一天,就有人对我家人警告,我单位也有人警告,叫这几天不要外出。自己亲人面临开庭审理,却不让去旁听。

开庭当天,庭审人员都是从侧门进去的,我父母在正门等了好久都没让进去,我妈强烈要求旁听,才被阻拦的法警带到一个屋子里看视频转播,我妈说庭审画面不清楚,庭审过程也听不清内容,法警和陪审人员对律师表情凶恶,法官不让律师说太多,几度打断律师辩护。在此案件中,审判长张小云、审判员张柏莲、杨志丹及东西湖人民法院、公诉机关,不惜听命于610江系集团的指令,伪造证据、歪曲事实、歪曲法律,妨害司法公正,以无效的“两高”司法解释和不适用此案的《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对我哥强加定罪。对于审判结果,我哥不服,强烈要求上诉,但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从新审理维持了原判,枉判我哥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在我哥枉判的三年多时间里,我爸妈不能经常去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探监。他们身体不太好,我妈又晕车,去一趟租车费得五、六百,再给我哥充点生活费。每次见面说不了几句话,我哥在里面做鞋帮子,又劳动又洗脑,睡眠时间短,有时吃不饱,脸、手脚都是浮肿的。

二零一三年九月,从我哥刑满释放一直到年底,辛安渡红旗大队每月都有人来盘查我哥在家里的情况。二零一三年十月,我去外地看望生病的朋友,火车站铁警以我曾是上访人员为由,将我带到警务室盘问、照相、采血、按指纹备档。

二零一五年初,我哥所在制冷公司受610影响,在知道我哥的情况后,想解雇他。一个踏踏实实工作的人,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要辞退他吗?我们走到哪儿,610恐怖组织都要无耻的对我们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工作制造麻烦。

因为江泽民团伙的迫害,我们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十六年来遭遇这样那样的迫害,还被不明真相的人笑话,指骂成反革命、×教分子。因为江系集团制造的社会舆论,造成我爸妈对儿女们的不理解,有的人在背后戳他们脊梁骨,冷嘲热讽,骂他们白养了两个儿子。我哥不在家的那几年,我爸妈经常茶饭不思、精神恍惚,整日忧心忡忡,担心他在监狱受折磨,想着想着就以泪洗面。我妈现在舌头开裂、禁忌作料、眼睛干涩刺痛,经常头晕无力,癔病和脑梗,都是为这事闹的。因为江集团的迫害,我哥俩生活工作被扰乱,家人因为打官司、探监、看病在经济上损失巨大,我妻子、我父母受到严重的精神创伤,我们全家承受着这么多年的屈辱!我强烈要求江泽民,赔偿我家人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五百万元!

我家所遭受的迫害,是千千万万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家庭中比较典型的例子,相比那些流离失所、家破人亡、被活摘器官的学员家庭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从明慧网每天记载的迫害事实来看,江系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历史不会因为有人歪曲而改变,罪恶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埋没,用笔和嘴编造的谎言掩盖不了血腥的事实。

我强烈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强烈要求公审江泽民,还法轮大法清白,给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个公正的交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9/%E5%85%84%E5%BC%9F%E4%BF%A9%E9%81%AD%E8%BF%AB%E5%AE%B3-%E6%AD%A6%E6%B1%89%E9%83%AD%E6%AD%A6%E8%83%9C%E6%8E%A7%E5%91%8A%E5%85%83%E5%87%B6%E6%B1%9F%E6%B3%BD%E6%B0%91-313217.html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吉林通化市原市长田玉林遭恶报被判死刑缓二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时,吉林市松原市中级法院对通化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田玉林(正厅级)受贿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田玉林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田玉林,一九六二年二月生,辽宁昌图人。田玉林是中共“十八大”之后,吉林省落马的行政级别最高的官员,该案也被当地人称为“吉林省一号案”。田玉林曾任吉林省通化市梅河口市市委书记,二零零九年五月至二零一四年四月任通化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田玉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吉林省检察院依法对田玉林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被检方提起公诉。

田玉林在任梅河口市市委书记、通化市市长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通化市东昌区“610”头子苗英(男,四十岁左右)就住在通化市五中附近的“腐败楼”(田玉林的房子)。

苗英,二零一二年七月左右调入通化市东昌区“610”。此人干正事的能力没有多少,为捞取资本向上爬,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时,却不遗余力。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苗英带领手下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和家小宾馆强制洗脑迫害,并对学员使用暴力,苗英亲手用筷子掰掉法轮功学员两颗牙齿,致使法轮功学员满嘴是血,疼痛难忍。

二零一三年十月,苗英为首的“610”伙同各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和家小宾馆强制洗脑。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苗英再次参与绑架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强制洗脑,非法关押。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官员大多是贪官污吏,他们被所谓的“双规”、“调查”或者判刑,固然是因为在中共黑帮内斗中落败所致,但更是因为他们迫害好人而招致的报应。 田玉林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也是他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报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7/%E5%90%89%E6%9E%97%E9%80%9A%E5%8C%96%E5%B8%82%E5%8E%9F%E5%B8%82%E9%95%BF%E7%94%B0%E7%8E%89%E6%9E%97%E9%81%AD%E6%81%B6%E6%8A%A5%E8%A2%AB%E5%88%A4%E6%AD%BB%E5%88%91%E7%BC%93%E4%BA%8C%E5%B9%B4-313146.html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邱成任

Shared publicly  -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5)

【大纪元2015年07月24日讯】接上文: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16年罪行录(4)

第五部份:610犯罪集团19宗主罪的犯罪构成分析(上)

本部份内容要点:

一、关于犯罪构成分析表的编制和使用说明

二、610犯罪集团19宗主罪的犯罪构成分析

(一)滥用职权罪
(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三)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
(四)诬告陷害罪、报复陷害罪
(五)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
(六)虐待被监管人罪
(七)徇私枉法罪
(八)酷刑罪
(九)侮辱罪、诽谤罪
(十)故意杀人罪
(十一)故意伤害罪
(十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十三)强奸罪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十四)非法拘禁罪、绑架罪
(十五)强迫劳动罪
(十六)非法搜查罪和非法侵入住宅罪
(十七)抢劫罪、侵占罪、故意毁坏财物罪
(十八)群体灭绝罪(种族灭绝罪)
(十九)反人类罪(反人道罪、危害人类罪)

一、关于犯罪构成分析表的编制和使用说明

按照中国大陆法律界通说,所谓犯罪构成,是指刑法所规定的、决定某一具体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以此为该行为构成犯罪所必需的各种客观和主观要件的有机整体。简要的说,犯罪构成就是指成立犯罪必须具备的要件的犯罪的法律类型模式。

更通俗的解释犯罪构成:什么人(犯罪主体)——出于故意或过失(犯罪主观方面)——侵犯了刑法保护的某种关系(犯罪客体)——做出什么犯罪行为(犯罪客观方面),全部符合以上四个要件即构成犯罪,不符合即不构成犯罪。

610犯罪集团十六年来犯下破坏法治、践踏人权的种种罪行,是这里分析犯罪构成的基础。通过犯罪构成分析,可以简要说明这些犯罪是怎么样成立的。为了分析简要明了,我们采用了犯罪构成分析表,示例如下:

表样:610犯罪集团涉嫌( )罪犯罪构成分析表(示例样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 )罪犯罪构成分析表(示例样表)。(明慧网)

【部份罪证实例1-1】实例来源于明慧网2012年2月14日报导:

上列犯罪构成分析表所列犯罪构成要素齐全,使得法律构成专业分析变的更为通俗简明易懂,在简化本文叙述的同时,也可供诉江大众参考使用。

二、610犯罪集团19宗主罪的犯罪构成分析

这里将610犯罪集团16年犯罪活动所触犯的中国刑法和国际法的19 宗主罪归并在一起,对它们的犯罪构成逐一进行分析。其中,1--8宗为破坏法治触犯的主罪分析,9--19宗为践踏人权触犯的主罪分析。

(一)滥用职权罪

610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触犯刑法第397条,构成滥用职权罪,具体犯罪构成分析见下表:

表1 610犯罪集团涉嫌滥用职权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滥用职权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相关数据】迫害类型:其它:已经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迫害亲属/同事/同学/服务对象5832例(据明慧资料馆2015年6月30日数据)
【部份罪证实例1-1】“610办公室”操控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明慧网2012年2月14日报导)

“610办公室”发出《关于应对敌情动向的防控要求》的通知,要求所有律师在法轮功案件中不能做无罪辩护、法官在庭审结束后必须做出“有罪”判决,同时要求“610办公室”代表在庭审前与法官和检察官进行会谈,确保他们严厉打击法轮功修炼者。试图做无罪辩护或者揭露在出庭前遭受虐待的法轮功修炼者会遭受更严重的虐待与侵权。

(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610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触犯刑法第294条,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具体犯罪构成分析见下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部份罪证实例2-1】无法无天的保定“610”(明慧网2010年12月7日报导)

保定地区各级“610”成员多以副职身份出现,如副市、县、乡、镇长,副书记,政法委副书记,也有个别地方以书记、政法委书记、乡镇长、综治办主任充当,最基层“610”往往以居委会、村委会的名义实施迫害。保定市“610”历任领导小组组长李定元、王庆明、王会平、李剑方,办公室主任马文河、王荷丽等人,是操纵公检法等市直各部门,以及三区四市十八县迫害法轮功的主谋。其迫害计划的发布实施,亲自大办“转化班”的示范效果,使各市县乡镇村的人间悲剧时有发生,涉及面之广,手段之残暴,为世人所震惊。

据截至二零零九年一月的不完全统计,保定地区法轮功学员就有95人被迫害致死,1177人被酷刑致伤、致残、致疯,114人次被枉法判刑,891人次被劫持劳教,26人次被强行投入精神病院,4468人次被非法拘禁,1464人次被绑架到转化班残害,13万人次被骚扰,2740人次被打家劫舍,1634万元被敲诈勒索,并抢走现金、电器、金银首饰、工艺品、家具、粮食、耕牛等大量的私人财产。

【部份罪证实例2-2】辽宁朝阳市政法委“610办公室”内幕(明慧网2010年9月8日报导)

朝阳市政法委“610办公室”的黑窝,设在兴隆大家庭斜对面小灰楼里。九九年至今,先后有姜源栋、姚惠钧、屈连春三届政法委书记,白云静、李生芳、韩久雁三任“610”头目,他们指使朝阳五县二区“610”、公检法、司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每人都背负杀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命案,具体案例比比皆是。

几年来,“610”传达密令在明慧网上记录在案的有:

2001年朝阳市“610”办公室裴华等人犯罪记录从2001年5月至2002年5月12日,辽宁省朝阳市以裴华为首的“610”恐怖组织先后三次办洗脑班,每次都出动警察及各乡镇、街道干部到家中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强制洗脑,并且强迫学员交200元伙食费和1000元保证金,对不配合者都送看守所或劳教。

此后,2001年10月25日,政法委“610办公室”动用大批警力疯狂的绑架了胡建国、曹智勇、李群芳等40多名法轮功学员,后多人被非法判重刑14年、11年、10年、7年不等。 一时间恐怖笼罩着整个朝阳地区。众多无辜家庭再遭劫难。

2002年朝阳市“610”恐怖组织预谋迫害记录2002年9月18日,辽宁省朝阳市“610”恐怖组织秘密开会,图谋根据他们所掌握的大法弟子的情况,绑架大法弟子进洗脑班。2002年12月辽宁朝阳市数名大法弟子被劫持;2002年10月辽宁省建平县恶警绑架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九名大法弟子被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非法批捕,李海林,徐树华被非法判十三年、六年等重刑。

2005年左右,由屈连春任政法委书记,迫害更加肆无忌惮,以下犯罪事实记录在案:2007年5月23日,中共辽宁省朝阳市政法委“610”、市委和朝阳市政府联合印发290份机密文件(朝委办发〔2007〕21号),继续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该文件发放到各县、市党政部门及市直属各单位,各部门被要求用开会、学习等方式传达。 这份题为《市委办公室 市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朝阳市治理法轮功等×教反动宣传活动的工作意见》的通知》,传达后发生的部份惨案。2007年8月1日,凌源市公安局恶警在凌源市北炉乡绑架四十二名大法弟子。

2008年2月24晚至25日晨,在朝阳市政法委“610办公室”指使下,公安出动大批警力连续绑架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关押数日后法轮功学员李英轩(非法判刑六年)、陈淑梅(枉判三年)、褚秀梅(枉判六年)、景菲(枉判四年)、潘玉峰(枉判八年)、冯丽(枉判七年)、张琦(枉判七年)、李文生(判三缓五)、李亚轩被劳教、吴金萍与于慧娟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陈宝凤在短短八日内被迫害致死。2008年2至7月份期间,仅辽宁朝阳地区先后就有48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其中10人被非法判重刑、1人被迫害致死、4人生命垂危、9人被非法劳教。凌源、北票等各县区共有近百人被骚扰绑架、非法抄家、强迫签字、多人被迫流离失所。朝阳市政法委“610办公室”暗下通知,不准律师接法轮功的案子,谁接就吊销律师执照,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无法找到辩护律师。

2009年朝阳市“610办公室”密谋监视。2009年7月,朝阳市公安局向各县区秘密传达了迫害方案,先从农村下手,然后是城里,部署各乡镇人员配合派出所到各村99年7.20曾登记过的大法弟子家中骚扰迫害,让各村上报绑架人员名单。朝阳市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部份村镇大法弟子被骚扰,多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九月份,朝阳市迫害法轮功专职机构政法委“610办公室”为了所谓“六十大庆安保”,秘密向朝阳市各县区传达,把监控法轮功学员作为重点。

(三)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

610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触犯刑法第251条,构成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具体犯罪构成分析见下表:

表3-1 610犯罪集团涉嫌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相关数据】迫害类型;已经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精神迫害34824例(据明慧资料馆2015年6月30日数据)

【部份罪证实例3-1】(明慧网2015年6月26日报导)曝光广东省四会监狱的洗脑邪术(2)

四会监狱和北江监狱(包括与邪党各黑窝之间)经常互相交流邪恶的转化工作经验,所以转化流程基本上大同小异。因为这两个黑窝近些年用佛教学说来转化学员的邪恶经验比较“丰富”,所以在其它魔窟难以转化的学员经常送到这里,一般是阳江监狱的送去四会监狱,梅州监狱的送去北江监狱。其转化手段在这些年的恶毒转化洗脑中日趋精尖阴狠和隐蔽狡猾,反向利用了各种心理学研究成果来做转化,其转化流程和其它监狱、甚至和它自己前些年的转化手段都已经大不相同,处处布满心理陷阱,学员在这黑窝内稍微一放松自己就很容易入圈套。

以前的暴力转化措施一般只要学员被迫或违心写了保证书、邪恶可以拿到奖金就放松管理了,学员心里还是认可师父的;而现在的转化则是要进入学员最隐蔽的思维空间,把学员头脑中的大法思想全部根除,强迫学员帮邪恶做转化来毁学员,即使清醒过来也很难回头才算完。以前的转化手段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孰正孰邪的“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现在则将这些“刀光剑影”隐藏在种种看不见血腥的“春风化雨”式的微笑和谈话中,更为阴毒邪恶,也更具毁灭性。 经过几年的“转化”,四会监狱已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专门用佛教学说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阴狠套路。

表3-2 610犯罪集团涉嫌非法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非法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相关数据】迫害类型;已经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洗脑班迫害)16812例;包括逼迫阅读、观看、收听邪恶视听资料;包夹;剥夺睡眠等(据明慧资料馆2015年6月30日数据)

【部份罪证实例3-2】图们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莲花遭酷刑迫害(明慧网2015年2月24日报导)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位于吉林省东部的中朝边境,是中国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地,面积四万三千多平方公里,人口210多万。全部人口当中,汉族占大约59%,朝鲜族约占39%。图们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莲花,2011年5月29日被中共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和龙,遭恶警刑讯逼供,被折磨至生命垂危,被送到延吉市医院抢救。金莲花所遭受的酷刑迫害包括:两只胳膊和腿大幅度分开后长时间被罚站,恶警坐在板凳上拽住她的双手,把她的腿向两边分开,抻到极限;用手铐把两只胳膊拧劲倒铐在背后,还把矿泉水瓶子塞进去,还用手捏被绑的胳膊,从而加强疼痛,这样每天多次被绑,每次被绑二十到四十分钟;用手捂住鼻子后往嘴里灌水;先用胶带封住嘴后用手捏住鼻子,再用塑料袋多次套头;把书卷成棒子,乱打头部(被打近百次)、胸部和肚子,不留痕迹却十分疼痛;打开电风扇吹,连续五天五夜不让睡觉。(《1999~2014年吉林省延边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四)诬告陷害罪、报复陷害罪

610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触犯刑法第243条、254条,构成诬告陷害罪、报复陷害罪,具体犯罪构成分析见下表:

表4-1 610犯罪集团涉嫌诬告陷害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诬告陷害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部份罪证实例4-1】辽宁东港公检法炮制伪证构陷郭运兰 空白纸签名被伪造成证据构陷。(明慧网2012年2月14日报导)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郭运兰去东港长山镇亲戚家串门,途中给过路人讲法轮功受中共栽赃迫害的真相,被恶人诬告,回返的途中,被恶警绑架。恶警到她家非法抄家,将家中的大法书籍、资料等东西抢走。郭运兰被绑架投入丹东看守所一个月后,国保大队王润龙在长山边防派出所所长吴大龙、指导员刘明涛、副所长孙洪宝等人的配合下,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将郭运兰非法提交给东港检察院。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曾多次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的东港检察院恶人曲红玲,与王润龙、吴大龙等人合谋伪造事实,向东港法院非法起诉郭运兰。期间,郭运兰一直被关押在丹东看守所,最后他们以“取保候审”之名,叫郭运兰的丈夫签字、按手印做郭运兰的“担保人”,才将郭运兰放回家,并继续监控她。二零一一年六月下旬,丹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一男一女突然闯入郭家要绑架郭运兰,逼着郭运兰的丈夫于军代替郭运兰签字,说不签字就把郭运兰再次关进看守所。于军因担心妻子的生命安全,在他们事先写好的材料上签了字。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东港长山边防派出所指派警察梁传伟等人到郭运兰家,叫郭运兰跟他们到东港检察院去一趟,签字“结案”。在检察院,一矮个儿瘦男人拿来一张空白纸,糊弄郭运兰在这张空白纸上签名、按手印。郭运兰当时没有识破他们的伎俩,在他们的逼迫下,就稀里糊涂签了字、按了手印。八月十六日,他们得到了郭运兰按的手印和签字之后,又从新伪造了事实与罪名,再次给郭运兰非法判刑。九月二十日后,东港法院传郭运兰和丈夫于军一起到法院去。去到法院之后才知道,又叫郭运兰夫妻签字,并告诉说东港法院要在十月一日之后非法开庭给郭运兰判刑。

郭运兰的丈夫于军回家后,仔细阅读非法起诉书,才知道自己被欺骗了,才认识到这些邪恶之徒的手段是多么卑劣、没有人性。特别是起诉书中把六月下旬丹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强迫他在他们事先写好的东西上不明不白签的字,也用来作为他们非法判自己妻子的依据,把恶警编造陷害郭运兰的话强加给于军,硬说是于军主动为他们提供的“证词”,把于军和女儿于凤云写成对非法判郭运兰刑的“证人”。

【关联分析】以上实例中,东港公检法受610指使合谋构陷被害人,在捏造犯罪事实的同时还采用了伪造证据的方法,是一种更专业更狡猾更卑鄙的犯罪。但请注意:这里不同时成立伪证罪,因为伪证罪的犯罪主体仅限于刑事诉讼中的证人、鉴定人、记录人、翻译人。

表4-2 610犯罪集团涉嫌报复陷害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报复陷害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相关数据】迫害类型:侵犯基本人权:已经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骚扰/威胁/恐吓11432例、非法监视5475例(据明慧资料馆2015年6月30日数据)

【部份罪证实例4-2】蒙阴县桃曲镇严厉打击报复向联合国揭露迫害真相签名的人员(明慧网2010年10月25日)

为了向国际社会讲明法轮大法真相,蒙阴县桃曲镇的法轮功学员公维纯、类维峰、王光建等多人联合签名向联合国人权组织证实迫害真相,呼吁制止迫害,却不幸遭到中共恶徒们的残酷报复打击。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七日,因联合签名向国际证实迫害真相,公维纯(五十多岁,家住魏城村)被当地派出所恶警张道欣、刁传军绑架到派出所,被强行照像备案,并被勒索二百二十元。二十一日,镇恶徒类维春在村大院村民会上把公维纯非法抓捕到镇,自己八十岁的老母在家中高烧、哮喘,生命垂危,远在内蒙的大哥、三弟知道情况后赶回家,把老人接走,八十岁的老人带着重病,加上惊吓,到内蒙后三个月含冤去世。公维纯在镇大院被折磨十几天,二月初二,恶徒们终于下了毒手,恶徒莫光利、李太德等十几人,每人拿着一条木棍,把公维纯的头用布蒙上,凶狠地连打三轮,公维纯被打得昏了过去,血肉衣服粘在一起。最后恶徒又勒索四千元。二零零一年正月底,恶徒李强领一帮人又把公维纯非法抓到镇上,折磨十几天后,一天晚上,恶徒莫光利、石运端、吕虎、来现录、莫光亮等人,把公维纯拉到一间小屋里,熄灭电灯,七、八条棍子一齐打来,直到棍子打断了,凶手累坏了,这次公维纯差点儿被打死。同年四月二十八日,派出所恶警张道欣、李长祥,刁传军等人闯到公维纯家砸门撬锁,抄走讲法带,三弟照像用的放大机。二十九日,镇恶徒石运端、吕宜香等十几人,又抢走他家小麦一千斤、花生油五十斤、两箱棉花、自行车、手推车等物。从那天起,派出所、“610”恶徒天天欲抓公维纯。公维纯被迫出走后,其口粮田、菜园、桃园被非法没收。其中桃园六年损失经济收入一万多元。

二零零零年,类维峰(家住桃墟镇类家水营村)、王光健(男,五十岁左右,桃墟镇九泉峪村)遭到类似报复迫害。此后七年中王光健经济损失一万元,失去自由三年整。

(五)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

610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触犯刑法第247条,构成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具体犯罪构成分析见下表:

表5-1 610犯罪集团涉嫌刑讯逼供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刑讯逼供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表5-2 610犯罪集团涉嫌暴力取证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暴力取证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相关数据】迫害类型;已经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铐刑8030例、电刑6015例;已经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唆使、鼓励、纵容其他人迫害、折磨大法学员2177例(据明慧资料馆2015年6月30日数据)

【部份罪证实例5-1】以刑讯逼供拼凑“大案”“要案”,以扩大迫害掩盖迫害真相(明慧网2013年1月12日报导)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当局在河北、辽宁等多个地区统一行动,将数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同时绑架,绑架的理由竟然是通过特务监听手机,怀疑这些法轮功学员涉及一桩空白光盘盒生意,这些空白光盘盒有可能被用来包装新唐人电视台神韵晚会光盘。中共不法警察将这些法轮功学员绑架后,因为拿不出像样的迫害藉口,便秘密对法轮功学员肆意刑讯逼供。

他们野蛮殴打唐山法轮功学员李文东,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强迫李文东蹲小号、戴手铐脚镣、绑在床上灌食迫害。另一位唐山法轮功学员李云鹏也被刑讯逼供,被迫害得尿血,脸色灰白,手无血色,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不得不把他推给家属送到医院抢救治疗。保定市法轮功学员王桂英被酷刑逼供,致使她消瘦不堪,嘴是歪的,脸色苍白,走路都虚弱的没有力气,口腔发声器官受损。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邱立英被无端绑架两个多月后,办案警察找遍资料线索,找不到迫害理由,编造的案卷材料因漏洞百出被检查人员退回,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为邱女士开具了“释放证”,但却不许释放。先是将邱女士劫持到洗脑班不许回家,随后竟然声称在邱立英家中的电脑里发现了新证据:邱女士电脑中有所谓公安机密文件,涉嫌泄密罪。就这样,他们对邱女士从新录像、录供,再次非法批捕,并将邱女士非法起诉,致使邱女士无端长期遭到非法拘禁。

(六)虐待被监管人罪

610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触犯刑法第248条,构成虐待被监管人罪,具体犯罪构成分析见下表:

表6 610犯罪集团涉嫌虐待被监管人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虐待被监管人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相关数据】迫害类型;已经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关监刑4521例(据明慧资料馆2015年6月30日数据)。610集团操控公安部、厅、局等各级公安机关、 拘留所、监狱、精神病院、“黑监狱”及劳教所官员,对被监管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折磨。常见的虐待方式包括殴打、电棍、吊挂、把手和脚铐住并用交叉钢索连在一起、断四肢、暴力灌食、长时间不许睡觉、注射毁坏神经的精神药物、医疗实验、器官摘取、强制绝育、强奸、性侵和侮辱。

【部份罪证实例6-1】2003年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卑鄙“转化”骗术(明慧网2006年4月24日)

当时有一个大法弟子叫祁洪瑾,受过高等教育,进去时绝食抗议。她们就把她用手铐铐在床上,说“我们就能治绝食的”,不让她上厕所,让她在床上大小便,辱骂她,不让睡觉,让犹大不停的与她谈话。接着就是动用亲情,当时祁洪瑾年迈70多岁的老父亲被带来,劝说她,恶警又打听该学员生活上的事进行指责、污辱,以动其心。祁洪瑾后来开始吃饭,分队长刘俊玲给她谈话,祁因反抗,与她发生冲突,她们就把她铐起来(铐在两个床之间),刘俊玲像疯了一样煽祁的耳光,祁洪瑾的嘴里出了血,脸被煽肿了。在打人时,恶警一般不让其他学员知道,让她们在院子里唱歌、学习等掩盖。后来祁洪瑾伺机想向上报告刘俊玲的打人行为,刘俊玲就从家里拿衣服给她穿,虚情假意的安抚,另一方面变本加厉的“转化”。

在四大队大队长李勇、乔晓霞等策划下,让犹大与祁谈话,派体格强壮的吸毒犯人看着她,稍看不过就打耳光,刘俊玲在此期间多次打她耳光。最后她们拿出阴招,让祁洪瑾在地上划圈蹲者,不让上厕所,在她的脚下写上师父的名字让她踩,在她身上写辱骂大法的话,拿师父的照片,抓着她的手让她划,后来满屋子写上诬衊大法之词。祁洪瑾被迫蹲5、6个小时之久,因憋不住,当着许多人小便尿在裤子里,地上也都是尿迹,还不让洗换衣服,不让洗漱,浑身腥臊难闻。……。在这种折磨下,祁洪瑾痛苦的在地上挣扎、坚持,她们还不放松,刘俊玲、刘秀敏进来强抓住祁洪瑾的手让她在纸上写与大法师父“决裂”的话,祁不写,她们就使劲按住写,直到她放弃。

(七)徇私枉法罪

610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触犯刑法第399条,构成徇私枉法罪,具体犯罪构成分析见下表:

表7 610犯罪集团涉嫌徇私枉法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徇私枉法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相关数据】迫害类型:侵犯基本人权:已经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非法传唤/审讯/判决50190例(据明慧资料馆2015年6月30日数据)
【部份罪证实例7-1】谁是破坏中国法律实施的罪魁祸首(明慧网2009年5月15日报导)

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刑法》第三百条中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中确有“邪教组织”这一说法。但是,什么是邪教组织?在中国法律上没有定义,没有任何解释。到目前为止,中国有多少种教派?正教有多少种?邪教有多少种?根本没有统计数据。它们的教义、教规分别是什么?按照什么标准去认定哪些是正教?哪些是邪教?认定的司法程序是什么样的?由哪个权威机构来认定?所有这些在中国司法界都是一片空白,司法人员对此一无所知。《刑法》总则第3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这就是说,就“邪教组织”一词而言,刑法第300条和这个“决定” 根本不具备实施的条件和可能性。谁要利用“邪教组织”的名义对中国公民判刑或者处罚,都是违反中国法律的,都是犯罪行为。检察院、法院故意错误引用刑法第300条和这个“决定”,枉法对法轮功学员裁判,就是破坏国家宪法的实施。

(八)酷刑罪

610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触犯《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构成酷刑罪,具体犯罪构成分析见下表:

表8 610犯罪集团涉嫌酷刑罪犯罪构成分析表

610犯罪集团涉嫌酷刑罪犯罪构成分析表(明慧网)

【公约概况】《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中国于1986年12月12日签署了该公约,1988年11月3日公约对中国生效

【相关数据】据明慧资料馆2015年6月30日数据,已经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体罚刑9309例;已在明慧网公开披露的酷刑超过一百多种。已报导的酷刑包括闷刑255例、锥刑567例、虫、兽刑123例、烧/烫/火刑1202例、施药/注射剂2975例、摧残性灌食4611例、捆绑刑1607例、挤/压/碾刑361例、坐刑2804例、吊刑3090例、冻刑2701例,此外其它酷刑3454例

【部份罪证实例8-1】无辜老人们见证灭绝性迫害的血腥和残忍(明慧网2004年12月10日)

2004年4月19日,在武汉市硚口区街头,几位年迈的老人手举着被迫害致死的年轻的大法弟子黄曌的遗像在街头向围观的群众哭诉着:她是被硚口公安打死的,因为她修炼法轮功。黄曌的老母亲撕心裂肺地仰望苍天哭喊道:我问苍天,我问大地,我的女儿是怎么死的!在黄曌被害死以后,公安企图掩盖事实和栽赃,居委会出三万元救济费,希望家属封口。黄母哭着说:“我要对大家讲,我要对大家讲,我女儿是被打死的,我女儿是冤枉的。”

32岁的长春法轮功真相电视插播者,吉林省农安县大法弟子刘成军被非法抓捕后,被用碗口粗的木棍往死里打;在狱中被绑在“老虎凳”五十二天,后又用手铐铐在“死人床”上,腿被打成残疾,不能正常行走。在遭受一年零九个月酷刑折磨后,2003年12月26日刘成军含冤去世,死不瞑目,遗体被强行火化。儿子被残酷虐杀,父母遭致命打击,老父亲当即喉咙处鼓起一个大泡,把喉咙全部挡住,呼吸困难;母亲哭得几次昏厥。

【部份罪证实例8-2】曝光中共监牢不露外伤的酷刑(明慧网2010年12月15日报导)

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博士杨贵远,曾被绑架进广州市第一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折磨,其中最残酷的就是用绳子捆绑全身成球形的酷刑。他说:“把军用被的被面扯成一条一条做成的绳子来捆绑。因为它能又让你痛苦,又看不出伤来。有一天把我叫到禁闭室的小屋,去之前说找我谈话,把我骗到那儿,就开始绑。从胳膊开始一圈一圈地绑,两个胳膊两个腿都一圈一圈地这么缠上,血就不通了,然后让你盘上腿,盘得很紧,两个膝盖几乎是对折过来,给你绑上,固定住,然后胳膊也绑在后边,两个手腕绑在一块往上提,一使劲手腕提到脖子这个地方,这样就非常痛苦,那样绑完之后,再从腿拉过一条绳子,绕到脖子后边,让你的头压在你的腿上,绑上就像一个球形。绑一会儿就没有感觉了,再给你放开。放开再绑,就这样反覆折腾。”这是一种捆绑成球形的酷刑,能让人痛苦却看不出外伤,用的绳子也不是通常捆绑用的细尼龙绳,而是从被面上扯下来的,可见用心险恶。

为了不让在身体表面留下痕迹,中共恶人们还采取这样一种方式,就是在身体上垫上一个物件,然后击打这个物体。这样表面上就看不出伤来了,但是却能给人造成内伤。广东梅州市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谢汉柱,2005年2月23日至28日,在梅江区公安分局刑警队三楼遭严刑逼供。几个恶警强迫他蹲下,用书报垫在他的背部,然后由陈志东用柄长约50厘米,大约15厘米长、5厘米见方的铁锤,猛力敲打垫着的书报,造成他严重内伤,呼吸时肺部都疼痛无比。

(待续)

责任编辑:高静

http://cn.epochtimes.com/gb/15/7/24/n4488328.htm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1
1
陈真愿'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their circles
117 people
Have them in circles
298 people
磊绍's profile photo
萧颖安's profile photo
韩韦's profile photo
Yoshitsugu Wachi's profile photo
zhu xiuli's profile photo
huang sir's profile photo
zhanbin zhang's profile photo
GEORGE CIPRIAN CRISTEA's profile photo
貅貔's profile photo
Work
Skills
國家三級心理諮詢師
Employment
  • 自宅
    present
Story
Introduction
永远不要用自己的妄念去揣度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修者。
摒弃偏见,思考那真相的意义。
Links
YouTube
Contributor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