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關心我支持我的朋友們,大家好!

辣椒我遇到一件弔詭奇事:在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我和溫心已經“非法滯留”日本兩個多月了。

事情是這樣的:

2014年到2016年,我在埼玉大學教養學部作研究員,持有文化交流簽證(溫心是家族滯在簽證),這個簽證2016年12月22日到期。

早在簽證到期一年前已經有日本朋友的公司主動提出,願意跟我進行工作上的合作,在文化交流簽證到期之後以此辦理工作簽證。

曾經也有華人朋友建議我們以政治避難的理由申請獲得特別滯在許可,我和溫心還是希望能盡量走正常的工作簽證渠道來解決身份問題,因此先謝絕了這位朋友的好意。

翻看通信記錄,最早是2016年3月底已經通過朋友在和行政書士商談工作簽證的事。2016年7月5日與一位行政書士見面。2016年12月1日,這位行政書士通過朋友告訴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所有的資料,要走了我的護照和在留卡。12月5日,又要走了溫心的護照和在留卡。此時我們以為勝利在望,應該能在12月22日簽證過期前完成。後來收到朋友發來的在留卡照片,背面蓋著日本入國管理局的“在留資格變更許可申請中”的印章,並轉告我們,憑這個印章可以合法延期兩個月。溫心說希望拿回這兩張在留卡,卻只得到行政書士各種搪塞的回復。因為護照和在留卡都不在我們自己手裡,溫心越來越不安,在她的強烈堅持下,我們取回了兩人的護照。我還一直安慰溫心說要對朋友有信心,馬上就會好的。沒想到到了2月底,“延期兩個月”的期限也過了,還是沒有結果。我們都很著急,每天都在催問。

3月2日下午,朋友說行政書士突然不接電話了。3月3日一早朋友陪我直接去入國管理局詢問,沒想到入管局稱從未收到過我的簽證申請!於是本來很簡單的簽證申請,被故意拖延成了災難性的非法滯留。

3月6日上午在幾位好友的陪同下,我們在東京品川入國管理局正式提交非法滯留申告資料。行政書士也來了,我們終於見到了久違的在留卡,卻驚訝地發現,照片上清晰可見的“在留資格變更許可申請中”的印章不見了,原來那張照片是他偽造的!!我們質問原因,他只回復說:“沒有藉口,都是我的錯,很抱歉。”其他一概不回復。入管局工作人員當即指出,偽造公章屬於犯罪行為,行政書士也點頭承認:“的確是犯罪。”但無論我們怎麼問,他都不肯再進一步解釋原因。我們的日本朋友和入管局的工作人員都非常驚訝,都表示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現在入管局已經接受了我們的資料,接下來會進行審核,決定是否批准我們的“特別滯在”申請。這個過程需要多久,入管局不肯透露。在此期間,我們無法離開日本,而且這次事件將給我們留下違法記錄。甚至溫心目前懷孕,因為沒有合法身份也無法享受在日居民的各種孕期保障,需要自己負擔高昂的全額產檢費用……最可怕的是,並不排除駁回申請的可能。那麼如果情況繼續惡化,最壞的結果是有可能被遣返中國,這對我們來說將是災難性的。

我今年1月18日出版的新書《マンガで読む嘘つき中国共産党》(中文版名《變態辣椒——流亡中的漫畫家》),內容直指中共的獨裁體制,有大量篇幅直接批判習近平本人。以中國目前踐踏人權的現狀,萬一被遣返,後果不堪設想。

有動機策劃這一場對我們有巨大傷害、卻不會對任何人有好處的人為災難的,只有中共,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也完全符合中共的一貫做事風格,所以我合理懷疑這是一場中共在背後策劃的針對我的迫害活動,至於具體如何策劃、從哪個環節滲透,暫時不得而知。

几經掙扎猶豫,我們還是決定將這件事情公諸於眾。雖然我本人将会面临各種攻擊和誹謗,但揭露真相是每個渴望自由的靈魂不可推卸的義務。拒绝沉默,不放棄追查真相,也呼籲所有關心支持我的正義人士幫助我們一起追查真相。

無論那個邪惡的力量看起來有多強大,我都會堅持反抗到底,用畫筆,用我所有的武器,不遺餘力。願所有被傷害被壓迫的靈魂都能奮起反抗,用吶喊撕開黑暗的牢籠,正義的光輝終將照亮每一吋土地。

辣椒 敬上
PhotoPhotoPhoto
2017/3/7
3 Photos - View album
Shared publiclyView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