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瀚太保守了,废除帝制是必需的也是必然的结果,而当时最糟糕的是袁世凯和孙文的冲突导致没有稳定立宪共和。袁世凯误判形势,在英美支持下搞君主立宪,结果失败。而日本帝国是很忌讳袁世凯称帝统一中国的,利用孙文乱党、支持蔡锷、梁启超等反帝制力量,竭力将其打垮。这从孙文给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卖国密信里可以看出。

李靖评论更不像话,又是洋奴那种信口开河“几千年专制”的屁话。

萧瀚:20世纪中国最蠢的一件事就是废除帝制。孙中山不是什么国 父,而是千年国贼。当时的中国,政治上唯一健康之路就是将实权君主制改为虚君共和制,如此 才有可能避免后来群雄逐鹿流血漂橹之惨状。观百年中国,确是自作孽不可活。孙贼中山至少有三大罪孽:1.挑起“二次革命”, 背叛了革命党人建立的宪法,破坏了共和局面。2.勾结苏俄,引狼入室,后患无穷。3.建立党国体制,是“党凌驾于国家之上”的始作俑者。之所以至今还要谴 责此贼,是因为它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穷的灾难和祸患。如果有人以“宽容古人”为理由为其开脱,那就大错特错了。请记住:“对私权一定要宽容,对公权和政客 一定要苛责。”不管任何人,一旦挤入政客的行列,那就必须长时间地接受人们的拷问和历史的诘难。

李靖
May 1, 2014
评:正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中国之所以 落 得如此悲惨的境地,首先是几千年专制暴政的结果,不仅没有形成有效防御邪恶的制度保障,反而形成了“成者王侯败者寇”“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等邪恶体系, 造就了孙贼、毛贼等大流氓、野心家,更可悲的是有无数自甘为奴、认贼作父的傻逼……
Shared public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