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何震邦
Works at 臺北醫學大學
Attends Taipei Medical University
15 followers|60,645 views
AboutPostsPhotosYouTube

Stream

何震邦

Shared publicly  - 
 
朕不給,你不能搶。
 ·  Translate
 
And he is seen as traitor by USA government.
14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何震邦

Shared publicly  - 
 
2015 臺北 101 跨年煙火,從信義松仁路口以 Xperia Z1 拍攝。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何震邦

commented on a video on YouTube.
Shared publicly  - 
 
松鼠搶孤。XD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何震邦

Shared publicly  - 
 
不懂為何媒體喜歡用「輕生」來河蟹「自殺」。我覺得「輕生」帶有批判,比較難聽耶!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何震邦

Shared publicly  - 
 
 
『誰控制過去,就控制了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了過去!』…George Orwell

堪稱是西元二十世紀歷史上,西方文壇最著名的社會評論家與寓言式政治嘲諷小說家,本名為Eric Arthur Blair的喬治.歐威爾,誕生於西元1903年6月25日的當時英屬印度,父親是一位派駐於印度總督府鴉片局的基層公務員,而根據他的自述,歐威爾的家庭在那個時代,是所謂的不上不下、沒有多餘積蓄的中產階級…後來到了西元1905年時,除了父親依然任職於印度以外,為了讓小孩子成為真正的英國人,歐威爾和母親舉家返回英國。但從8歲那年起,由於他的家境並非十分富裕,無法負擔英國傳統高等貴族學校每一學年昂貴的開銷,所以歐威爾只好選擇了次一等的私人寄宿學校求學…可是在那正統的英式寄宿學校文化底下,其實都存在著異常濃厚的極權主義色彩與嚴格的管教方式,因此他對於生活在這種絕對高壓的管理制度當中,頭一次感到人生的痛苦與無奈!

14歲時,整天選擇封閉自己,終日埋頭苦讀的歐威爾,成功獲得了一筆優渥的獎學金,得以進入大英帝國首屈一指的伊頓公學就讀…而在伊頓的求學時期,歐威爾也開始替校園刊物執筆,並投搞到雜誌或報社,但是出身並非豪門世家的他,在大多具有貴族背景的公學同學眼中,卻依然如同寄宿學校時期般地經常受到相當不公平的歧視與羞辱,此舉不只讓歐威爾孤單又寂寞,也再次嘗到了階級制度下,人性的不平等之惡!

西元1920年,18歲的歐威爾順利地從伊頓公學畢業,但是家裡實在是沒有多餘的錢足以讓他繼續升學,所以他只得投考公務員,加入了英國派駐在遠東緬甸地區的殖民警察,並且依簽約規定,要在當地服役五年…
而作為一名來自殖民母國的英籍警官,歐威爾本身其實享有許多特權,並且能夠近距離觀察司法審判、笞刑、監禁、甚至是絞死囚犯的過程,而這幾年的特殊經歷,亦讓他細緻地觀察到了人類文明體系當中另外一種合法制度下殘暴的黑暗面,也進一步對西方社會普遍視為合理的殖民主義政策,產生了自我的反思,更進一步徹底認識了…
隱藏在殖民政策美麗面具底下,可怕醜陋的極權主義!

五年之後,歐威爾並未繼續留在緬甸服務,選擇辭職,回到了英國。

返回故鄉後的歐威爾,因為自認前幾年在遠東地區的所作所為需要好好的贖罪,同時並自許自己能夠將所見所聞整理一番,以成為一名專業的作家,因而展開了一段自我放逐的流浪生活…首先,他來到了花都巴黎,晚上住在貧民窟裡,白天則擔任英文家教,空閒之餘則詳讀當時各名家們的著作。
但在隔年,歐威爾卻很不幸地,身上僅存的公職退休金全數遭到竊賊的覬覦得逞,落得一文不值的他,一度卻只得淪為餐館的洗碗工!

爾後,他輾轉奔波在英國本島和歐洲大陸,深入社會底層,除了先前所提的家庭教師外,也擔任過書店店員和碼頭工人…他也將這段時間的經歷寫成『巴黎、倫敦流浪記』(Down and Out in Paris and London),同時也首次以『喬治.歐威爾』的筆名來發表。

但不讓人意外的是,他的特殊『前公務員』社會階級身份,和在伊頓公學時期所形成的貴族口音,使他很難被社會底層真正接納,當然,書也賣得不怎麼樣。
只不過,這一段時期的人生歷練,仍然使他深切地感受到了社會整體對於個人的壓力,和普遍存在於各角落的社會不公,並且讓他自此最終,接受了逐漸興起的社會主義思想!

而歐威爾自己更曾經提到過:
『貧困的生活和失敗的感覺,增強了我天生對權威的憎恨,也使我第一次意識到工人階級的存在!』

到了西元1937年,以專職文學人自居的他,接受了出版商的邀請,前往英國北方幾個工業城市,觀察全球大環境不景氣下,勞動階層的艱辛生活與高失業社會情況,並且完成了『通往威根碼頭之路』(The Road to Wigan Pier)一書。
同年,他也與第一任妻子奧修蘭西結婚。

而就在他新婚還不到半年之後,歐威爾再次受到了出版商的請求,希望他可以前往歐陸西班牙,報導西國革命內戰的相關消息…而當時熱衷社會主義,主張應站在弱勢方聲援的他,隨後更在萬分熱忱之下,加入了信仰馬克斯主義的西班牙統一工黨市民軍,一同參與革命運動!

後來在一次意外當中,歐威爾喉部中彈,不得不被迫提前返回英國休養,放棄報導工作…但沒想到才過不久,西班牙共產黨開始打壓異己,並且在蘇聯當時最高領導人史達林的指揮下,將原本站在同一陣線之下的西班牙統一工黨視為內部整肅的對象之一,歐威爾本人更是變成了共產黨追殺的頭號目標!因此,他也在這短短的一年間,看清了共產國際的天生謊言本質以及互相批鬥的惡劣,進而寫下了『向加泰隆尼亞致敬』(Homage to Catalonia)!

西元1938年的冬天,歐威爾的肺結核舊疾復發,遠赴北非摩洛哥療養,他也在當地完成了預言式的戰爭小說『上來透口氣』(Coming up for Air)…結果才剛落筆發表,馬上就傳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的消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初期時,歐威爾本人還有意選擇從軍來報效國家,但無奈健康欠佳,只得擔任屬於後備性質之國防市民兵。但也在同一時間,他則是另外獲得重用,在BBC的東方廣播網服務,擔任對印度播送之節目的製作工作。沒多久後,他再次轉換跑道,轉職到英國論壇報(Tribune)出任文學主編,定期發表政論性文章與文藝評論。

西元1944年,歐威爾在英國一片反法西斯、檢討共產主義的思維當中,寫作出了第一部文學大作『動物農莊』(Animal Farm)…書中可說是充滿了諷刺蘇聯式共產主義的論點,以及對史達林最無情的批判!但是可惜的是,由於當時英國官方的外交政策是傾向選擇與共產蘇聯作為戰時的盟友,為了避免破壞雙方的感情,因此這本小說遭到四家主流出版社的退稿,一直要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這本精彩的反共、反史達林小說才得以順利問世。

西元1945年年初,也就是大戰正處於末期之際,他辭去論壇報的工作,接受了另一家『觀察家報』的邀請,擔任戰地記者深入歐洲大陸採訪…但是沒想到他的妻子卻在此時罹患重病…而身為記者,任務第一的歐威爾,很遺憾地,無法趕回英國來見到她最後一面。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落幕之後,歐威爾平安回到了英國,並且開始在心中構思出小說『1984』的初步架構與內容…嗯,當初這本書的原名,歐威爾打算要將其叫作『歐洲最後一人』,以象徵時代的扭曲與終結,但出版商基於銷售量和對於讀者的吸引力,所以才建議歐威爾加以改名『1984』。

往後的兩三年間,歐威爾的體力與健康情形每況愈下、不斷惡化,但是他仍然堅強地提筆寫作…

西元1948年,已經嚴重到被送入肺結核療養院的他,終於完成了他一生最期待、也最宏大的作品…『1984』。

西元1949年6月,這本傳奇巨作正式付印出版,歐威爾也在寫給朋友的書信中,提到了他撰寫這本書的初衷:
『我並不相信我在書中所描述的社會必定會到來,但是我相信,某些與其相似的事情可能會發生,我還相信,極權主義思想已經在每一個地方的知識分子心中紮下了根,我試圖從這些極權主義思想出發,通過邏輯推理,引出其發展下去的必然結果!』

被美國Time時代雜誌等國際級權威性機構評選為世紀百大經典小說之一,甚至被眾多文學研究者封為『世紀之書』的『1984』,出版至今六十餘年來,始終在世上備受尊崇與矚目的原因,其實無他…因為寫於故事所設定的西元1984年之前36年的『1984』,在我們自喻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早已跨過西元1984年的歷史門檻,甚至還大步邁入了西元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10年之際,在我們所生活的先進文明社會裡,依然有著多數的國家,不只尚未達到政客口中所不斷宣傳的真正民主與法治之水平,而且更加可悲的是,如同歐威爾筆下所大膽預測的,現在反而有更多的國家,其實正是行民主之名,走獨裁之實!甚至更嚇人的是,傳統的大規模毀滅性戰爭,已經不再是政客所慣用的手段,所謂的”思想戰”…這個被歐威爾不斷在小說裡提及的未來當權者統治手法,卻不幸一語成懺,搖身一變,成為了新一代政客們在操控民眾思維時,最方便,也最有效的『主流戲碼』!

『1984』的故事內容,大致上是描述一名在『大洋國』(小說裡世界僅存的三大強國之一,擁有美洲、澳洲、非洲南部和英倫三島,信仰英國社會主義)官方機構『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專門從事篡改歷史工作,以吻合政治正確的外圍黨員(中產階級)溫斯頓(Winston Smith),由於對其所處的社會現況,政府宣傳,以及國家最高領導人『老大哥』(Big Brother)的施政正當性與政治思想產生懷疑,並且與另一位外圍黨員茱莉亞(Julia)產生了火熱的情愫,兩人自願冒著生命危險偷偷幽會,並且開始閱讀政府機關所明文禁止的反動書籍,但可惜這一切後來都被思想警察給監視著,最後他們亦不幸雙雙遭到了逮捕,更淪落成為了大洋國的思想犯,並且在經歷了負責思想改造清洗的『友愛部』(Ministry of Love)之重新再教育之後,最終,溫斯頓戰勝了自己內心的所有疑慮,變成了一個標準的『思想純潔者』…
故事看似簡單,但在小說中段裡,藉由男主角溫斯頓閱讀書中所謂『叛國者』戈斯坦的反動書籍『寡頭集體主義的理論與實踐』,歐威爾本人,親自道出了他心中對於思想改造與控制的特殊精闢論點,更詳細論述了思想改造的過程手段與理論精神…而到了小說的最後,歐威爾更是對著閱卷已經看到不寒而慄的讀者諸公們,投下一顆超級震撼彈…

『二加二等於五。』
凡是黨說的答案,黨要你相信的一切,根本就是無庸置疑地完全正確,毫無可辯駁之處!
而你更不能去問,為什麼二加二不是等於四?因為你這樣問,就代表你有罪!

此外,在這本小說裡,歐威爾也精心獨創了許多專有的政治或是學術名詞,甚至是男主角所處的『大洋國』,也使用了一套全新後現代觀點的英語系官方語言…『新話』(Newspeak,這個字彙後來甚至還被收入牛津英語辭典裡),而這當中,又以『雙重思想』(Doublethink)一詞最為世人廣為熟知!

誠如歐威爾在書中,透過戈斯坦的論點所談到的:
『雙重思想』是指一個人有辦法在思想中同時保有和同時接受兩種互相矛盾的想法,同時更是一種『既要自覺的欺騙,又要保有完全誠實才會具備的堅定意志』,也就是要有意地說謊,又要真心刻意地信以為真!
而執政者若奉行著『謊言永遠搶先真相一步』的思維,靠著雙重思想,最終必能夠左右歷史的道路,而且得以延續政權千萬年不敗!
因此歐威爾的結論,這世上最懂得巧妙運用此種雙重思想騙術的人,就是發明雙重思想的人!

但遺憾的是,就在距離他大作問世不久之後,西元1950年的1月21日,這位一生充滿坎坷與困頓,但始終秉持著作家無悔良心的一代文豪,由於肺結核引發的大出血,不幸病逝於倫敦的大學醫院,享年僅有46歲。

而後來根據西元2007年9月4日由英國國家檔案館所解密的資料顯示,因為早先被懷疑是共產主義支持者的關係,歐威爾其實自西元1929年起,就被軍情五處和蘇格蘭場特別科這兩個一級國家情報單位一直嚴密監視,直到西元1950年逝世為止。
但令人諷刺的是,在西元二十世紀中期,東西方強權對峙的冷戰時期裡,歐威爾的作品卻經常被視為反蘇聯和反共的最佳代名詞!而且他的書,卻反而全數在蘇聯、東歐、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裡遭到封殺!像『1984』這本書,直到西元1985年時才有簡體中文版刊行,而且標明內部讀物,只允許特定人群購買閱讀。

跳開小說的範疇,坦白說,筆者覺得近年來的台灣社會,其實已經有進入『雙重思想』社會的味道了,而且這不是單純的M型式貧富差距,或是社會問題,更不是那些單純的藍綠黨派或統獨色彩的意識形態之爭,而是官方與媒體相互攜手,有前提地合力用著各種手段,各種數據,各種語言來告訴所有的人民:

『現在是最好的!』

而在同一時間,他們也以各種偏頗的論點,狹隘的角度來提醒人民:『過去是非常差勁的!』…可是更加重要的是,在現實的社會裡,萬一出現了對於執政當局有著負面評價的新聞事件時,媒體若不是將事情刻意淡化,就是將事件的責任完全推給非核心的當局成員,或是昔日的當權者。而許多知道全盤詳情的關鍵人物,不是受迫環境情勢而避走海外,就是淪為階下囚;再者,就是選擇『思想純正』一途,承認自己之前所犯的所有錯誤,同時更一五一十地向當權者抖出『當權者希望聽到的犯罪事實』,來替那些被其出賣的前盟友們好好定罪!

咦?
這不是跟歐威爾的小說情節一模一樣嗎?

另外,許多官方所執意推行的重大政策,像ECFA、服貿、或是核四等,在廣大老百姓的眼中,其實都只是霧裡看花,根本搞不懂政府高官在玩什麼花樣?但是大有為的政府,就會以近似『專業』、『誠懇』的角度來告訴老百姓,因為大家不清楚、不了解,所以就乾脆不用知道太多,反正只要堅定的相信政府所說的一切和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國家好就夠了!其他,通通就交給不是一般人才能勝任的公務機關處理就好!

而且即便知道這些議題內容或許對國人有某方面的極大傷害或是阻礙,政府高層卻也出面表態,信誓旦旦的說,這些絕對沒有什麼傷害或是重大影響,有的話那也是『極少數中的極少數』!更甚者,連受ECFA或服貿影響的人數、金額,政府居然都可以在實施之前就精算至『個位數』-這難道不會讓人質疑是『人工製造出來』的假數據嗎?

在小說裡,每人每次巧克力的配給量可以改來改去,從說好的30公克,一下
子莫名其妙的就被迫下調到20公克,但官方媒體不論如何都會宣稱,這一切
可都是老大哥的功績!

而現在,國內各種議題的論述也是變來變去,從苗栗大埔案到教育部課綱微調,幾乎我們都不知道政府的邏輯在何處?可是到頭來政府高層還不是出來自我邀功?自我吹噓?
所謂的公平正義,是官方說了算為主?而非人民的感受了? 
勞工朋友的日子難過,總統說沒有,就是沒有?

我們再仔細好好想想,現在的台灣,是不是更早已充斥著謊言、欺騙與假象?
一籮筐代表景氣復甦的統計數字,其實不都是有心人士控制數據的結果嗎?房地產、股市的表現,真的是基本面的真實好轉嗎?還是只有一小撮權貴階層的刻意炒作?

求主憐憫,這種狀況若是一直持續下去,不知道哪一天醒來,換筆者要說:
『馬大哥萬歲!』
『習主席萬歲!』


…寫於鬼島紛亂的周五夜。
 ·  Translate
24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何震邦

Shared publicly  - 
 
Every time I see "Taiwan, Province of China", I would like to have some "Peking, City of China duck".
1
Add a comment...

何震邦 changed his profile photo.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208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15 people
許麗玲's profile photo
Jeremy Lee's profile photo
王則文's profile photo
Yu Gio's profile photo
游李泰's profile photo
王毓蜂's profile photo
Ching Lin Chen's profile photo

Communities

4 communities

何震邦

Shared publicly  - 
 
 
Do you have DevOps skills?? I have a perm role open in San Diego for DevOps/Linux Administrator. Looking for someone experienced in cloud and puppet/chef. Message me at tanthony@ kforce.com if you want more info! #linuxadministration   #devops   #jobs   #sandiego   #puppet   #chef   #cloud  
1 comment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何震邦

Shared publicly  - 
 
看到一群麻瓜在排序有號碼的東西。
「閃開,讓專業的來!」

領共筆的時候感觸特別深。有 n 個學生領 n 本已經排序的共筆。
理論上的時間:O(1)
實際上的時間:O(n log n)

多乘的 log n 是因為其他同學會把檢查過的跟沒檢查過的混在一起。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何震邦

Shared publicly  - 
 
#EmailSelfDefense  
中美網路戰開打,還在讓您的 email 在網路線上裸奔嗎?現在就打造屬於自己的金鑰!

[我的金鑰]
https://pgp.mit.edu/pks/lookup?search=0x03B7A533AE7E1D77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何震邦

Shared publicly  - 
 
I live in the independent republic of Fedora, but I take an SSH plane to the popular republic of Ubuntu every day.
1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208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15 people
許麗玲's profile photo
Jeremy Lee's profile photo
王則文's profile photo
Yu Gio's profile photo
游李泰's profile photo
王毓蜂's profile photo
Ching Lin Chen's profile photo
Communities
4 communities
Education
  • Taipei Medical University
    Medicine, 2011 - present
  • Taipei Municipal Jianguo High School
    2008 - 2011
Story
Introduction

我叫震邦,目前就讀臺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在漢字不宜的場合,我也叫 Chen-Pang He

我從公元 2000 年開始寫網頁,2008 年在建國中學的電腦課裡愛上 C++。我曾經想寫一套數值線性代數系統,但在見識 Eigen 後立刻放棄,並投入改良矩陣函數克羅內克積的模組。

Bragging rights
2010 第三次北模總排 1
Work
Occupation
學生
Skills
數學、電腦科學、醫學
Employment
  • 臺北醫學大學
    助教, 2012 - present
    上微積分演習課、自製教材與互動平台。
  • 臺北醫學大學
    網管, 2013 - present
    架設 civics.tmu.edu.tw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Other names
Chen-Pang He
Apps with Google+ Sign-in